新笔趣阁,全本免费小说

    伊蒂欧和索尔的结婚日期定在了下一个月, 地点在阿斯加德。这是最折中合理的安排了, 复仇者们在索尔的帮助下穿过彩虹桥简单, 可是如果去精灵的宇宙,就有点麻烦。

    再者说,婚礼在阿斯加德举行,正好也让瑟兰迪尔来参观一下神域的环境,让他放心。

    复仇者们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也都很高兴。他们玩笑上爱挤兑索尔,可是实际上,英雄们都失去过重要之人,他们明白那是多么令人难过的事情,伊蒂欧复活了,复仇者们都为索尔感到高兴。他们也对于两人的婚礼十分支持——毕竟, 英雄们都明白, 两人现在结婚或许也是为了他们这些朋友们能够一起参加。

    “你们想过要举办什么样的婚礼吗, 阿斯加德有教堂吗?”旺达说,“或者,你们要在海边结婚?”

    “我们会在黄金宫殿正殿举办婚礼。”索尔说,“因为我们两个的结婚不仅仅是为了开始一段新的旅程, 更是有政治因素, 到时候其他的国家都会派人来参加, 所以……”

    众人恍然大悟。

    “所以我们就不能瞎玩了。”蜘蛛侠说。

    “但也不是不可以,”索尔摊开手,笑道, “反正我是国王,怎么来都可以——”伊蒂欧微笑地看向他,索尔的话立刻打了个弯儿,“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看伊蒂欧的想法。”

    “说起来,你都要结婚了,我觉得你弟弟可难脱单。”托尼啧啧道,“就他那坏脾气,能有人忍得了他就是奇迹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索尔感叹道,“如果洛基也有了家室,那我真的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是啊,不知道他喜不喜欢精灵,我给他介绍一个?”伊蒂欧也说。

    他们的旁边,洛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你们能不能不要假装我不在这里一样?”他吐槽道,“还有,我才不想早恋,谢谢。”

    ——

    所有人都很期待索尔和伊蒂欧的婚礼,而有些人则是心情复杂。比如莱戈拉斯和瑟兰迪尔,他们很高兴伊蒂欧幸福,但一想到妹妹女儿竟然才两千岁就嫁人了,就心痛的不能自己(他们拒绝承认伊蒂欧已经快一万岁了,一定要刨除那七千年。)。

    两千岁的精灵,简直就等于现代人类少女十九岁二十岁就结婚啊!真是便宜那神族小子了。

    婚礼的日期渐渐来临,索尔打算提前一个星期将复仇者们接了过来,让他们在阿斯加德先闲逛游玩。当然,史蒂夫就没有这个福气了,谁让他是美国总统,要每日办公呢:),其实史蒂夫本人也意识到政治工作真的比想象中枯燥繁琐多了,但没办法,这就像是一条贼船,他已经下不下来了。

    在启程前,复仇者们十分没义气地跑去白宫嘲笑史蒂夫,史蒂夫无奈地看着他们在总统办公室里上蹿下跳。

    还能怎么办?这些都是他宠出来的朋友们,也只能继续宠着了。

    总之,嘲笑完史蒂夫的复仇者们更加快乐了。为了能够让复仇者们穿越彩虹桥,索尔和其他几个勇士们下来接他们,每人带着一个,终于来到了阿斯加德。

    复仇者们被阿斯加德的异域风情给折服了,索尔让他们随便游玩。每个人侧重点不同,比如幻视像是老人家一样十分欣赏阿斯加德的风景,而年轻点的旺达、快银、北极星、蜘蛛侠则对美食和逛街更感兴趣。剩下带来家属的复仇者们,等于和自己的女朋友老婆来这里度蜜月了。

    在此之中,托尼和班纳博士是两道与众不同的风景线。

    “所以你们的星球是一个平面?这——这么可能?你们这种形态应该不算是正常的星球吧?”班纳说,“我难以理解你们的引力和星球是如何运转的。”

    “这的确让人惊奇。”托尼说,“你们彩虹桥下面的湖水是哪里来的?它们的尽头是大陆瀑布,然后这些水去了哪里,它们又是怎么产生的?”

    索尔洋溢着热情阳光的笑容,他什么都没听懂,反正就笑得很真诚。

    “这世界上什么样的奇观异景都有,我的朋友们!”他笑着说,“为什么要思考这么无聊的事情呢?尽情玩乐吧!”

    “这不是无聊,这是知识和探索。”班纳博士说。

    “随便你的巴拉巴拉吧!”索尔伸手拍了拍班纳,他说,“你敢相信吗,我之前做梦和你打了一架——当然,我是指浩克。”

    “那我一定赢了。”班纳说。

    “才没有!”

    “不,我就是赢了。”班纳说,“这是‘浩克定律’,你知道浩克定律吗?不然我跟你简单的聊一聊地球科学吧。”

    “我要去准备婚礼事务了。”索尔赶紧说。

    索尔逃之夭夭,班纳旁边的托尼转过头,就看到奇异博士悬浮在半空中,像是神棍一样盘腿,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你在干嘛?”托尼问。

    “我第一次来外星球,在采集样本。”奇异博士闭着眼睛,缓缓地说,“我顺便打开了一下黑暗空间——好吧,证实了我的猜想,就和宇宙一样,黑暗空间也是连成一体的,不过真奇怪,这里没有复杂守护黑暗空间的法师,为什么这里的黑暗怪物都那么老实呢?”

    “可能因为他们是神吧。”托尼吐槽道,“一切我们觉得和常理不符的事情都可以用他们是神来解释,不是吗?”

    奇异博士睁开眼睛。

    “真有道理。”他说,“我打算去尝尝神的小饼干。你们不知道我和王饿了多久了,告辞。”

    “法师还用吃东西?”托尼‘震惊’地说。

    斯特兰奇翻了个白眼,“您还用您那高贵的屁股亲自拉屎呢。”

    说完,他画个圈离开了。

    “真粗鄙。”托尼啧啧道。

    这是,彼得一颠儿一颠儿地跑了过来,天真地说,“斯塔克先生,刚刚奇异博士说什么?”

    “他说他崇拜我,因为我是最棒的钢铁侠。”托尼面无表情地说。

    “哦。”彼得认同地点了点头,“那我去吃点小饼干吧。”

    小饼干?又是小饼干?什么小饼干会那么好吃?托尼皱起了眉毛。

    “这里没有甜甜圈吗?”他问。他看向班纳博士,“你想吃点什么,博士?”

    “说实话,我想吃点素。”班纳博士忧心忡忡地说,“我总觉得浩克最近有点超重了。”

    托尼:?

    ……

    另一边,索尔在处理各国事物。很明显,吃瓜群众的热度在哪个星球都是一样的,很多非九大国度的附属星球并不怎么在意谁当了国王,却很在意国王会与谁结婚。

    当索尔的结婚信息提前两个月发出去之后,所有的星球都砸开了锅,对于他们来说,索尔还算熟悉,毕竟他过去千年里经常去各地维护稳定,可是他的未婚妻——仿佛是突然蹦出来的一样,所有人都想知道未来的王母是什么样子的。

    索尔os:呵呵,任你吃瓜和欣赏,不惊艳到算我输!

    他坚信精灵公主会让所有人都震惊又满意的。

    算来算去,加上阿斯加德人,保守估计来见证他们婚礼的人至少要上万人。幸好金色大殿够大,不然还真不够装的。

    与此同时,还传来了更让索尔头大的消息:海拉和瑟兰迪尔等精灵将在差不多的时间抵达阿斯加德。所以,伊蒂欧到底是去安抚海拉呢,还是去安抚爸爸呢?

    想来想去,姐姐可以得罪,但岳父不行啊!索尔还是让伊蒂欧先去接待瑟兰迪尔,他在和海拉沟通之后,随后就到。

    海拉如今随身携带空间宝石,来无影去无踪,索尔这边刚解决完陆陆续续抵达阿斯加德的其他星球侍者和王族,这边海拉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嗨,弟弟。”海拉漫不经心地说。仿佛她不是一秒钟前才抵达,而是一直站在这里一样。

    “嗨,姐姐。”索尔放下笔,他抬起头露出笑容,“好久不见,一切都好吗?”

    “挺好的。”海拉说,“你知道我特地回来做什么——”

    “参加我和伊蒂欧的婚礼?”

    “其实我是来威胁你的。”海拉说,“但我猜精灵们已经无数次威胁过你了吧?”

    “是的。”索尔苦笑,“如果我让伊蒂欧伤心,那后果一定非常严重。”

    “嗯,看起来你已经很清楚了,那我就不再多言。”海拉说,“我顺便给你们带回来了一点小小的新婚红包。”

    海拉示意索尔跟她走,索尔有点莫名,但还是跟着去了。海拉来到宝库里,她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空间包,向下一倒——无数金光闪闪的金币金条和钻石宝物不断从口袋里倾斜而下,不一会就成了个小山堆。

    海拉一手掐腰一手倒着宝物,站姿放松,仿佛这是件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样。索尔站在旁边,他等待着口袋变空,可是宝袋的另一头似乎连接着金币的海洋,不管怎么倒,就是倒不完。

    最后,在至少十五分钟之后,在宝库另一边几乎被全部堆满之后,海拉才停了下来。

    “我这段时间收拾了几个占星球为王的家伙。”海拉轻描淡写地说,“他们还算是有点东西。”

    ……这何止是有点东西,海拉是把那几个倒霉鬼的祖宗十八代的宝藏都夺来了吧!

    索尔过了半响,才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咱们家如此金碧辉煌了。”

    海拉耸了耸肩膀。“我其实对于宝物没什么兴趣,但对抢夺它们很又兴趣。”

    索尔苦笑起来,他的姐姐是恶龙性格吧!

    这边确定了海拉只是来参加婚礼的,索尔便赶快赶去精灵那边,唯恐怠慢了尊贵的精灵王陛下。幸好,当索尔赶到的时候,瑟兰迪尔和一众精灵刚刚下船,索尔露出笑容迎接他们。

    瑟兰迪尔那双挑剔的蓝色眼眸扫视阿斯加德,在索尔的观察下,至少精灵王的神色中是没有不满的——这就足够了,索尔松了口气。

    尽管阿斯加德只是一个平面的星球,但也比普通的国家要大不少了,更何况阿斯加德建设得很不错,应该不会到让瑟兰迪尔不满意的地步。

    当一行精灵缓步走过彩虹桥和市区的时候,所有围观者都惊呆了,精灵团队整体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更别提他们的高颜值了——有一瞬间,阿斯加德人不知道到底是这些精灵在发光,还是他们的高颜值在发光。

    就连复仇者们,也在精灵们走过的时候睁大了眼睛,持注目礼。

    “上帝啊,精灵真是一种完美的物种。”旺达喃喃道。

    接下来的几天里,其他星球的王室和高层也陆陆续续抵达了阿斯加德,整个神域都因为客人们的来访而热闹了起来。索尔知道精灵喜静,便把黄金宫殿中最好也是最顶层的房间给他们住,整层加上一个空中花园都不让其他人进入。

    在婚礼前的一个晚上,阿斯加德变得热闹非凡,晚上,伊蒂欧、海拉、洛基和索尔在一起吃晚餐,而精灵王的高冷让他和莱戈拉斯等精灵们都一直没有怎么下楼。

    “结婚之后我会常住在阿斯加德,你会开心吗?”伊蒂欧看向海拉。

    “老天,那会烦死我的。”海拉翻了个白眼,“我可能会不得已才回来一次。”

    “为什么?”伊蒂欧迷茫地问。

    “为了不听你有关于善良的唠叨。”海拉说,“每次你一那样说话,我就想杀人。”

    伊蒂欧:Q_Q海拉和厌恨一个两个的都那么说她,她根本就没有那么唠叨嘛,真是的。

    “其实我很喜欢。”索尔立刻对伊蒂欧说,“你说的所有的都是我也同意的,你的话让我受益匪浅。”

    “马屁精。”海拉哼道。

    在兄姐交谈时,洛基努力地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安静的吃饭饭,避免自己被波及。他不知道海拉和索尔关系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融洽了,两人互相拌嘴,拌嘴之后继续平静地吃饭,要是在以前,他们两个已经打起来八百回了。

    “你能做我的伴娘吗?”伊蒂欧问海拉。

    索尔和洛基一想象海拉当伴娘的样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海拉的脸也黑了。

    “你敢。”她冷冷地说。

    伊蒂欧一想到那个画面,她就忍不住笑起来。估计海拉的杀气会让在场的几千人都不敢说话吧。

    “好吧,我是开玩笑的。”伊蒂欧说,“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

    ……

    索尔和伊蒂欧的婚礼大致流程和程序都已经定下来了,但有一个问题,谁来当证婚人的角色呢?索尔和洛基这边的长辈都去世了,而瑟兰迪尔看起来就不是那种会当证婚人、将自己女儿亲手给别人的性格。而且也有场合的问题在,他们的婚礼也代表着伊蒂欧成为世界之树众多国家和神族的众神之母,在众多附属国来宾的面前,瑟兰迪尔是别国国王的身份来证婚,其实不也太适合。想来想去,最后,他们都希望海姆达尔当做证婚人。

    海姆达尔数万年来保护着阿斯加德,他不向某个国王效忠,他效忠是这片土地。更别说海姆达尔看着索尔和洛基长大,在某种角度上,海姆达尔是索尔的灵魂导师,没有人比他更适合了。

    海姆达尔知道这个消息后很震惊也很感动,这是多么大的一份荣幸啊。更别提,海姆达尔和奥丁之间仍然有距离感存在,可他的确是看着索尔和洛基长大的,现在索尔邀请他,让他心中欣慰又感动。

    其实,在这个结婚前的最后一个夜晚,伊蒂欧和索尔都各有思念的人。

    伊蒂欧在思念她的母亲,而索尔也是如此。索尔一直在想,他和瑟兰迪尔至今都没办法太好的相处,或许正是因为缺少女性长辈的存在。如果伊蒂欧的妈妈在,那一定会缓和瑟兰迪尔的情绪,而如果索尔的母亲在,他相信他的妈妈比他更会与人交际,她会让瑟兰迪尔感觉更好一些的。

    当然,还有奥丁,他的父亲。索尔对他的感情又爱又恨。儿子对父亲的爱是没有理由的,除此之外,索尔作为皇子,崇敬作为国王的父亲,可他也因为和奥丁不同的治国观点而出现了冲突。

    这个夜晚,伊蒂欧想要和自己的父亲多呆一会儿,而索尔一个人坐在奥丁的卧室阳台上看着夜色下的阿斯加德,不知过了多久,洛基缓缓地走了过来,在他身边坐下。

    “你想他们了,是吗?”洛基看向索尔。他微微转开目光,“其实我也很想念他们。”

    索尔注视着外面。

    “我不知道,弟弟。”他说,“我觉得我好傻,可我在和一个死人怄气。我们在过去都没有那么冲突过,可是现在,他早就死了,我却在生气,可无法找人和解。”

    洛基的嘴角动了动,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我知道你没有原谅奥丁,可是他的确爱你,也爱我们。”洛基说。

    “我只是……”索尔低下头,他目光微暗,他叹息,“我接受不了,你明白吗?”

    “我知道,你在因为他心里面最重要的是国家而生气。”洛基说,“可是我却一点都不生气,你知道为什么吗?”

    索尔看向洛基。

    “因为在奥丁死前,他找过我私聊过,他向我道歉,他说他爱我。”洛基平静地说,“你看,这就是我们的不同,哥哥。我只需要一点点爱就足够了,可是你需要他全部的爱。”

    “不是这样的,我并不是为我自己而感到生气。”索尔说,“我不介意他最爱谁,我介意的是他的薄情。我知道作为国王的为难和责任,可是对我来说,我愿意用生命来保护国家,可你,伊蒂欧,甚至海拉,海姆达尔……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没有人能够撼动你们的地位,我只是觉得……”

    索尔说不下去了。沉默了几秒,他才说,“奥丁一直教导我要爱家人,也要爱人民,可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做到。我只是觉得失望。”

    洛基注视着索尔,他的神情逐渐柔和。洛基感受到了索尔的真心,他感受到了他过去所想要抓住的一切,他的哥哥很爱他,将他放在重要的位置,也因为父亲的不称职而感同身受的为自己和他感到难过。

    这样就够了。

    “这样就够了。”洛基轻声说,“我不是个好弟弟,海拉也不是个好姐姐,就连你也不是完人,不是吗,哥哥?我早就知道父亲的不完美,我过去也一直因此而痛苦挣扎,现在我已经能够放下一切了。他爱我们,我们家人心中也有彼此,这样就够了。”

    索尔抬起头,他看到洛基神情平静带着微笑地看着他,他看得到洛基是理解他的感受的。洛基长大了,洛基也成熟沉稳了,这些年来,他越来越像是个承担责任、令人靠得过的王子了。可是索尔却心痛他,他更希望自己的弟弟继续像是过去那样无法无天、胡作非为。

    索尔伸手,轻轻地放在洛基的脖颈上,他侧着脸,笑了。

    “你说得对,现在就足够了。”索尔说,“我很幸福,弟弟。只要有你们在我的身边,我便没有什么可怕的。我真希望永远都这样下去。”

    “一定会这样的。”洛基说,“我们、还有人民,所有人都会永远地幸福地生活在阿斯加德上,永远都不分开。”

    索尔笑着拍了拍洛基的肩膀,洛基也轻轻露出笑容。

    现在的一切都美好得像是梦一样。如果在十年前,洛基一定不会想象到,他竟然得到了他当时想要的一切,他现在有了一大帮的家人,他被兄姐关照,作为嫂子的伊蒂欧也对他很好。而现在,他又有了足够的爱去关怀阿斯加德人们,此时此刻,他终于将阿斯加德人都当做了自己的家人和责任,而人民也同样信赖爱戴他。他和索尔一样,他现在也愿意为自己所爱之人们献出一切了,哪怕是生命。这种超乎生命的爱的力量,是强大又让人幸福的。

    能够让邪神敞开心扉、真正待人,是多么令人感慨的事情啊。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的弟弟,你什么时候才能领会来一个女孩呢?”索尔感叹地说。

    洛基:……

    洛基:“我才两千岁,哥哥,你能不能别催婚?”

    索尔哈哈大笑起来。

    又过了几个小时,兄弟俩终于离开了父亲的房间,他们聊着天,在深夜中的宫殿里穿行着,月光安静的流淌在空气里,就像是他们小的时候,偷偷跑出来玩。

    他们聊着天向前走去,就看到伊蒂欧远远地站在走廊尽头,正望着外面。她转过头,看向兄弟俩,然后露出淡淡的笑容。

    “你们饿了吗,男孩们?”她说,“要吃点夜宵吗?”

    索尔和洛基都忍不住露出笑容。

    ……

    第二天,结婚典礼正式在黄金宫殿中举行。

    空旷偌大的黄金宫殿几乎被密密麻麻的人挤满,从各处而来的人民和阿斯加德人都十分高兴激动,士兵们不得不拦出两条线来,以此保证典礼至王位道路的畅通。而英雄们、莱戈拉斯、爱尔隆德领主以及众多精灵则是在最前面。

    宫殿里本来窃窃私语、人声鼎沸,可是忽然间,所有人都寂静了下来——因为道路左边尽头的大门被打开,一个身影率先走了进来,是索尔·奥丁森。

    他身穿精致合身的铠甲,肩膀上披着黑色的斗篷,头上戴着代表众神之王的头盔式王冠。群众们立刻欢呼起来,按照习俗,阿斯加德的男人在正式典礼都应穿戴盔甲。索尔本就年轻又强壮,他穿戴看铠甲时更是显出青年勇士的年轻强大。可是他肩上扣到脖子前的的黑色斗篷却让他有多了丝作为国王的高贵和稳重。

    民众的山呼海啸几乎能够掀翻宫殿的顶棚,索尔缓缓地走了过来,他伸手向着群众们致意。

    他站在王座下,停住脚步,立刻,所有欢呼的平民都不约而同地、似乎像是约定好的一样同时安静下来。精灵们都很平静,复仇者们倒是有点吃惊,毕竟世界观和生活不同,他们还是无法理解一个国王的号召力和威严,足够让民众们自觉听从。

    索尔环视所有人,他只经历过三次如此大规模的典礼,第一次是十多年前的继位仪式,被洛基放进来的敌人扰乱了,最后没有成功。第二次是他之前登基的时候。第三次变是现在了。

    “这是我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天,也将会是世界之树中所有国度最重要的一天。”索尔说,“我将迎娶我从幼年时便喜欢憧憬的女人,而我相信,她将会是最完美优秀的王后。我甚至敢说,她比我优秀得多,我一直觉得她嫁给我,稍微有点屈才了。”

    群众们都笑了起来,索尔也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浑厚的钟声响起,按照习俗,响彻阿斯加德的钟声响起三声,便是新娘出场的时候。随着一声一声的声响,索尔的笑容渐收,他和所有人一样看着对面的紧闭的大门,他开始紧张。

    咯吱——

    大门厚重的声音响起,被缓缓地推开。在推开的那一刹那,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精灵公主身穿银色的长裙,金发散落在肩膀上,她的额间戴着银色的额饰,脖子上戴着闪闪发亮的星光项链——这是她的母亲和瑟兰迪尔结婚时戴的。一时间,很难说是精灵公主更吸引人还是她洁白脖颈上的项链更加吸引人,尤其是项链中央的白宝石,是如此的美丽夺人——要知道这项链可是当年矮人宁可违约引发战争也想留下的宝物。

    在瑟兰迪尔的陪同下,伊蒂欧缓缓地走了过来。她和索尔注视着彼此的眼眸,对于索尔来说,此时此刻,他的眼里只有伊蒂欧。

    他本来应该等到伊蒂欧走到王座下的,可是当伊蒂欧走到一半的时候,索尔便已经不由自主地迈步过去了。伊蒂欧本来走得端庄,可看着索尔过来,她便忍不住伸出了手,下一秒,索尔便握住了她的手,伊蒂欧的嘴角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

    他们紧握着彼此的手,来到王座前,作为证婚人,海姆达尔已经在正中央站好,他的身上也穿着崭新的铠甲。

    “你们准备好了吗?”海姆达尔轻轻问他们。

    索尔和伊蒂欧这才好不容易将目光从彼此脸上移开,他们看向海姆达尔,都微笑地点了点头,海姆达尔亦露出微笑。

    他抬起头,看向所有人,他清了清嗓子。

    “诸位!我们今日聚集于此,是为了见证一场跨时代的婚礼。”海姆达尔道。他浑厚的声音传遍整个黄金大殿,所有人都注视着他,他说,“今日,奥丁之子索尔·奥丁森与瑟兰迪尔之女伊蒂欧将正式结为夫妻。”

    他看向了索尔和伊蒂欧。

    “我要再次向你们确认,你们是否已经决定与彼此结为夫妻?你们是否因爱结合、又是否愿意承担起与甜蜜和幸福同样多的责任和义务?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是的、是的、是的!”索尔说。他看向伊蒂欧,认真地开口,“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我将永远爱你,也发誓与你永不分离。哪怕是死亡,哪怕是轮回转世,都无法让我停下来爱你。”

    伊蒂欧有些羞涩,因为原本的流程上似乎没有索尔这一连串的‘爱的告白’。可她对索尔也拥有同样的感情,这让她终于战胜了自己的薄脸皮。

    “我也爱你,索尔·奥丁森。”伊蒂欧轻轻地说,“我对你的爱,让我觉得永恒也是一件如此美妙的事情。”

    海姆达尔注视着这对新人,他忍不住露出笑容。

    “我宣布,你们已经结为夫妻。”他说,“从今日之后,神族与精灵王族的两条血脉将合二为一,永恒的和平将与他们的王室继承者一起诞生。望你们的孩子们将会成为拯救我们的希望。”

    欢呼和尖叫声、鼓掌声犹如山呼海啸般地袭来,索尔和伊蒂欧互相交换了戒指,这戒指不仅仅代表的是夫妻关系,更是国王和王后的象征。在众人的欢呼当中,他们亲吻彼此。

    最后,海姆达尔撤开,而群众们也再一次安静下来。索尔让伊蒂欧搭在他的手上,两人注视彼此,走上的王位。

    英雄们本来看结婚典礼看得正开心,便听到一声声整齐的沉闷的声音,除了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洛基和爱尔隆德领主,整个大殿中数万人几乎同时单膝跪下,向着众神之王和神母表达自己的效忠和敬意。只不过,精灵们敬礼的人不是索尔,而是伊蒂欧。

    复仇者们有点懵逼,幸好他们身边还站着几个人,不然简直就太尴尬了。

    他们第一次见到结婚典礼上还有这种场面的,果然都是场面人。

    ……

    在典礼结束后,索尔和伊蒂欧开了个小派对,邀请的都是最好的朋友们,比如索尔的四大勇士和复仇者们,托尼带来了小型音响,众人就愉快地跳舞摇了起来。索尔和伊蒂欧在地球呆了太久时间,对于人类习俗也十分熟悉,场面十分融洽热闹。

    “你还差最重要的一件事没有做。”黑寡妇说。

    “什么事情?”伊蒂欧疑惑地问。

    旺达笑着递给她一捧捧花。

    “好像你们没有这个习俗,但这是我特意带的。”旺达说,“你背过身去,将这个抛出来,接住的人会有好运或者桃花运。”

    “好啊。”伊蒂欧很高兴地说,“我要扔多远?我可以背着将这捧花扔到窗户外面去。”

    旺达看了一眼窗户,大概在一百米外远。

    这他娘的不是精灵,是标枪选手吧?!

    旺达:“……千万别用劲儿扔,求你了。”

    “没关系,你想扔多远都行!”最高兴的是快银。

    “不行不行不行,不能扔的太远。”猎鹰赶紧说,“我们都是中老年人了,可不能和你这小崽子赛跑。”

    伊蒂欧莞尔一笑,她其实刚才也是开玩笑的。她背了过去,“我准备好啦。”

    立刻,复仇者们开始跃跃欲试,做好准备。

    “你们这些结婚了的能不能一边去!”英雄中的单(lie)身(ying)狗嚷嚷着。

    “不不不,当然不可能让你。”托尼说。

    “3、2、1——”

    伊蒂欧将捧花向后抛去。

    立刻,大厅内乱做一团,只见快银的影子嗖地闪过、却被幻视拦下,旺达抬起手指,红色波动蔓延,刚抵达捧花的边边,荡着蜘蛛丝的彼得却夺了过去,捧花在他手里还没放热乎,就看到半空上出现一个圆圈,奇异博士的手从那边伸了过去,将花拿走。

    这边他刚将手抽出来,托尼的钢铁侠手掌自动飞了过去,夺走了捧花,手掌飞到半路忽然停下,那边,北极星控制住了托尼的手套……

    在足够再拍一部《复仇者联盟》的豪华能力展示大会之后,这个命运多舛的捧花蹦来蹦去,最后蹦到了一直在围观的洛基的怀里。

    众人:???(懵逼)

    洛基:?????(懵逼)

    而索尔和伊蒂欧露出了那种属于兄嫂的、不怀好意的笑容。

    “弟弟——”索尔用肉麻的、拉长声音的语气唤道。

    洛基:“……”

    在这一刻,他忽然产生了一种离家出走的冲动。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搞毕业租房啥,每天后半夜写文,累得昏古七_(:з」∠)_

    完结啦!我以前的文的结尾一定要写上一段类似总结结束的话,不然就难受。可是我觉得这个文氛围就很轻松,不如就像是美剧家庭剧那样热热闹闹地结束就好啦,就不装逼了(不是)

    结婚致辞那里参考了漫画里奥丁夫妇结婚的台词,反正我很喜欢啦

    感谢大家追到这里,周三还有两个番外_(:з」∠)_

    ·

章节目录

[综英美]她是小公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烟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猫并收藏[综英美]她是小公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