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全本免费小说

    又是一朝春日好时光, 绿荫垂野,草色青青,山边云霭迷蒙, 萦绕一树烟景。四下本是寂静,只能听闻几声幽幽鸟鸣,猝不及防,传来踏踏脚步声响。

    今早下了场淅淅沥沥的小雨, 这会儿天色转晴, 雾气和水汽却是没散。空气里弥漫着泥土和树叶的芳香,秦萝吸了口清清凉凉的气,脚步不自觉变得更加轻快。

    距离那次古战场里的百门大比,已经过去了大半年的时间。

    如今古战场魔气消散大半,能让所有人自由通行。千年前的古老遗迹价值不菲, 吸引了九州各地的修士前去参观, 在废墟之中,发现了不少值得研究的好东西。

    姜之瑶师伯收了好几个小徒弟, 听说被折腾得焦头烂额, 好在终究还是坚持了下来, 也没继续待在藏书阁里闭门不出。

    至于今天。

    冰天雪地哆哆嗦嗦的冬天挥手说了拜拜,他们终于可以春游啦!

    “流云山乃是宁州风水宝地,传闻得了仙人庇佑,一年到头被祥云笼罩,若是来此虔诚祈福, 说不定能走好运。”

    江逢月小心避开地面上的泥泞土壤, 心情不错:“漫山遍野都是花花草草,用来踏青再合适不过。”

    “今天就让我和江师叔大显身手吧!”

    骆明庭踌躇满志,摸了摸怀中小狐狸的脑袋:“佐料什么的都带齐全了, 看你们想吃原味烧烤还是麻辣。”

    骆师兄的厨艺堪称一绝,秦萝已经好久没吃到他做的烧烤,一时激动,情不自禁原地跳了跳。

    云衡满脸嫌弃,双手环抱胸前:“你还要抱着这只狐狸多久?他四条腿你两条腿,明显他才更适合下地走路好不好。”

    白也懒懒抬眼,把身子缩成小小一个圆团,舒舒服服打了个哈欠。

    骆明庭笑而不语,目光一转,掠过身边的秦楼。

    容貌俊朗的少年口中含着一片新鲜草叶,琥珀色眸子让人想起夜里的猫,倏然一转,撞上骆明庭的视线。

    秦楼生得高挑挺拔,剑眉凛然、薄唇平直,一副慵懒淡漠的剑客模样,在他头顶,却躺着本四仰八叉的书。

    察觉到突如其来的注视,伏魔录下意识打了个滚,书页一振,把秦楼的碎发扫成一团鸡窝。

    骆明庭:“四条腿怎么了,他的那本书还能飞呢,不是照样趴在秦楼脑袋上。”

    云衡冷笑,哼哼唧唧:“哟,咱们当了这么多年好哥们,我变回食铁兽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对我这么好过。”

    他一顿,转而望向秦楼:“这位也从没把我顶在脑袋上。”

    破案了,这是嫉妒了。

    这人居然吃一本书的醋,也算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骆明庭想了想食铁兽庞大如山的身躯,眯眼笑笑:“对不起,不抱大汤圆。如果不想走路,可以让傲天含着你的汤圆脑袋飞。”

    秦楼:“对不起,不顶大汤圆。如果不想走路,可以让傲天含着你的汤圆脑袋飞。”

    云衡使用头槌攻击:“说了多少次我不是大汤圆!!!”

    他们这边吵吵嚷嚷没停下,另一边的几个小孩同样热闹,如同叽叽喳喳的小麻雀,小跑着窜来窜去。

    “哇——”

    秦萝站在山崖边边,忍不住张大嘴巴:“好高!好多云和花!”

    他们打定了主意要看日出,因此抵达这里的时候,已经快要接近傍晚。

    傍晚时分的云霞尤为瑰丽,太阳将落未落,在远处的山头露出圆圆的脸,余晖四溢,把整片天空染成漂亮的红。

    云潮翻涌,绯红也随之变幻不休,像是打翻了深红的墨汁,有清水一点点晕开,勾勒出梦一样的渐变色。

    远处飘荡着绮丽的深红浅红,近处的山峦之间,尽是白花花的雾。

    雨雾未歇,与晚霞遥相映衬,截然不同的颜色一层层荡开。再看近在咫尺的眼前,则是被雨水洗净后的枝桠新绿。

    这样的景致已是赏心悦目,视线往左,居然还能见到团团簇簇的一树树桃花梨花。

    交织的粉白被雾气模糊,掩映出翠色将滴的绿,骤然望去,竟叫人分不清那究竟是浮动的烟云,还是流淌着的水墨。

    秦萝看得惊叹不已,身旁的楚明筝低声开口:“你若是喜欢,不妨在我们的院子里栽种一些。除了桃树梨树,产自沧州的梦蝶兰也极为好看,春风吹过的时候,满树浅蓝色花朵翩翩而落,状若蝴蝶纷飞。”

    秦萝狠狠心动了。

    小朋友双眼亮晶晶,一把抱住少女腰身:“谢谢小师姐!小师姐最好最好!”

    楚明筝抿唇,笑着摸摸她脑袋。

    “哼,什么花花草草,全是女孩子才喜欢的玩意儿。”

    江星燃叉手手,看向身边的陆望谢寻非:“咱们去抓蛐蛐。我抓蛐蛐的技术,保证一流。”

    两个小伙伴露出困惑的神色。

    江星燃:“不是吧,你们没抓过蛐蛐?”

    在他们沧州,没有哪个小少爷不喜欢抓蛐蛐斗蝈蝈。他先是觉得不可思议,转念一想,却又是有迹可循。

    陆望一直被他那个混账爹爹欺负,常年满身是伤,交不到什么朋友;谢寻非习惯了打打杀杀,丝毫不懂得小孩应有的乐趣,若是让他见到一只蛐蛐,定会立马将它碾碎成粉末。

    这怎么行呢!他们男人的浪漫是什么,爬树打猎抓虫虫!

    江小少爷的责任感油然而生,用力拍拍胸脯:“放心,我会把毕生所学全都传授给你们,今天你们就是蛐蛐之王!”

    几个小朋友闲不下来,一路上左晃晃右看看,要么七嘴八舌讨论如何抓蜻蜓,要么站在桃树底下,等着几人中最高的谢寻非折来几枝桃花。

    被他们这样一折腾,一行人终于晃晃悠悠来到山顶的时候,太阳已经几乎落山了。

    “不碍事不碍事。”

    江逢月笑意没停,戳了戳身侧秦止的胳膊:“他储物袋装了不少好东西——在来之前,我们把所有需要的物件都准备好了。”

    其实大部分是秦止的功劳。

    江逢月生来就是世家大小姐,对家务活一窍不通,无论洗衣做饭还是整理房间,总能弄得一团乱糟。

    久而久之,秦止自行接下了家务活的重担。在绝大多数时候,往往是这位九州闻名的冷峻剑圣低头忙碌,而她拿着自己做的小点心站在旁侧,一边竭力吹彩虹屁,一边把甜点塞进道侣嘴中。

    秦止点头,手中的储物袋白光暗涌,于山顶的空旷草地上,现出几盏莹白透亮的圆灯。

    骆明庭淡淡瞥过,眼珠子瞬间瞪圆。

    这这这、这分明是千金难求的东海夜明珠,看这成色这质地这浑然天成的形状,绝对价值连城。

    结果……被用来当成了春游时候的照明工具?

    “对了,烤肉的话,还需要火吧。”

    江逢月兴致勃勃,也拿出自己小巧精致的储物袋:“我这里有个小玩意儿,能自行调整火候,用上它,我们也不必去四处捡柴。”

    她话音落下,掌心红光浮动,凝成一颗鲜红如血的浑圆珠子。

    云衡默默看它一眼,倒吸一口冷气。

    这这这、这分明是传说中的琉璃焰,色泽猩红、通体滚圆、能制造极为强悍的灵火,不少修士都在找寻它的踪迹,想要将其纳入体中,淬炼筋骨。

    结果……被用来当成了烧烤时候的生火工具?

    两个青年面面相觑,迅速交换一个眼神,在对方眼里,见到了与自己想法如出一辙的感受。

    败家子夫妻,不愧是一对,真的好配。

    秦止年少时常常在外历练,对于野外烤肉一事,可谓锻炼得炉火纯青。

    几个大人七手八脚布置好场地,小孩们帮不上忙,只能在一旁静静等待。

    “在这儿多无聊。”

    江星燃打了个悄无声息的失败响指:“咱们一起去抓蛐蛐吧!我还能教你们斗虫虫!”

    秦萝皱了皱圆脸。

    春天的山里到处是虫虫,除了蛐蛐蝈蝈,还可能出现毛毛虫。这几个男孩子不觉得有什么,她若是见了,一定会哭出来。

    而且……或许还有蛇。

    夜明珠照亮一隅小小天地,谢寻非微微垂眸,不动声色看她一眼。

    少年抿了抿唇,低低出声:“想去哪里?”

    秦萝倏地抬头。

    “你们去捉虫子吧。”

    谢寻非回头,望一望不远处的江星燃与陆望:“她应当不怎么喜欢,我陪着她。”

    谢哥哥。

    大好人!

    这附近全是又深又密的树林,要想到更远一点的地方玩,身边必须有人陪同。

    师兄师姐爹爹娘亲全在忙活,秦萝本以为自己不得不一直留在这里,没想到突然得到一个意外之喜,双眼噌地亮起来:“我我我想去最高的那片桃树林!”

    于是谢寻非当真带着她去了桃树林。

    “好可惜,现在还没到果子成熟的时候。”

    秦萝脚步轻快,因为觉得开心,走起路来像在飞:“等快到夏天,满山都是粉粉的桃子,一个一个挂在树上。”

    不过虫虫也多。

    想起曾经春游时见到的毛毛虫,小朋友打了个哆嗦。

    谢寻非静静听她叽叽喳喳,目光扫过眼前的桃林,心情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夜里的山顶雾气没散,晕开一抹抹朦胧的白。

    夜色则是纯粹的漆黑,两种截然不同的色彩彼此交缠,往更深处望去,粉白的花丛摇曳生姿,如浪如波。

    他极少见到如此安宁绚丽的景象,心口仿佛没了重量,飘飘摇摇悬在胸膛。清风吹来,眼前笼上一层幽幽云雾,一时间分不清现实还是幻梦。

    比他在湮墟里所想象的春游,更美也更温柔。

    秦萝的声音来到耳边,伴随着哒哒脚步:“不能摘果子的话,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你应该对花花不感兴趣……”

    春游,摘果子,做饭吃,看星星,还有——

    半年前的回忆悄然掠过心口,谢寻非无声笑笑:“我们来讲故事吧。”

    对哦,当时她在湮墟里的确说过,自己会在春游时候和朋友们讲故事。

    当时谢哥哥怎么回应的来着?

    秦萝心下一动,立马做出戒备的模样,婴儿肥鼓了鼓:“不许说鬼故事!”

    小少年精致的眉眼倏然荡开笑弧:“不会。”

    “那我们来故事接龙吧!就是我说一句,你接着补充一句。”

    秦萝松下一口气,双手背在身后,吸了吸满林的桃花香:“嗯,首先是……在大森林里,住着一只很可爱的小白兔,这天它蹦蹦跳跳,在森林深处,见到一栋大大的蘑菇房子。小白兔走上前,敲了敲蘑菇房子的大门,咚咚,咚咚咚。”

    她甚至压低声音,模仿出了敲门的音效。

    谢寻非思忖一瞬:“房门打开,出现一只凶巴巴的狼。狼很生气,声称兔子打扰了它的午睡,它要吃掉它。”

    秦萝面露惊恐,迅速瞧他一眼。

    ——这明明还是个恐怖故事!

    秦萝小心翼翼:“小白兔很害怕,问凶巴巴的大灰狼,‘你好,我要怎么做,才能不被你吃掉呢?’”

    这种时候了,居然还不忘说一声“你好”。

    谢寻非抿抿唇角,把上扬的弧度悄悄压平:“狼说,‘可是我很饿。’”

    秦萝立马举起右手:“我我我可以给你做饭!”

    她说罢意识到什么,睁圆眼睛飞快补充:“不是我,是兔子这么说的。”

    少年眨眨眼睛,桃花眼中清光浮动,是默许的意思。

    女孩笑意更深:“小白兔用胡萝卜做了一大桌子菜,大灰狼很喜欢。”

    “狼说,‘你真好,胡萝卜很好吃。’”

    谢寻非安静望她一眼,转而把目光移开:“‘从来没有谁为我做过饭。’”

    秦萝眨眨眼睛:“你的家人和朋友呢?”

    “狼摇头。”

    他说:“狼对兔子说,‘这样吧,我一直孤零零的,如果你愿意和我做一天的朋友,我就送你回家。’”

    “好哇好哇!”

    秦萝成功代入角色:“大灰狼想去哪里玩?”

    谢寻非迟疑一会儿:“……森林?”

    好没有创意。

    小朋友叉手手:“我们就是在森林长大的呀,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玩。”

    她想了想,抬头对上他的眼睛:“小白兔首先带着大灰狼去了雪地。四周全是白茫茫的,它们一起堆雪人打雪仗,大灰狼转眼一看,兔子不见了。”

    谢寻非眸色稍暗:“兔子跑掉了?”

    “才没有呢!大灰狼左看看右看看,忽然发现面前的雪人动了动——锵锵!小白兔刷地跳到了它的脑袋上。”

    秦萝说着举起双手,模仿出一个向上跳的动作:“大灰狼这才发现,因为兔子和雪花一样,都是白茫茫毛茸茸的,只要一动不动,看上去就和雪人没什么两样。”

    她被自己的故事逗乐,咧着嘴轻轻笑。身边的少年没有出声,微微侧过脸去,唇角终于止不住地上扬。

    秦萝戳戳他手臂:“谢哥哥,到你了。”

    “然后它们来到一片草原。”

    谢寻非道:“兔子喜欢吃草,给狼做了炒青草炸青草煮青草炖青草干煸青草,还有一杯青草汁。狼吃得很开心,等兔子吃撑变成一个圆形的球,它的肚子也鼓鼓的。”

    ……突然变成了一只很没有追求的吃草大灰狼!

    秦萝摸摸鼻尖,心里为大灰狼默哀一个瞬息,不知想到什么,杏眼一亮:“还有还有!它们从草原离开,看见了一片桃树林。树林里到处是粉色的小花,一抬头,还能望见很近很近的天。”

    小孩一边说,一边仰起脑袋向上看,很快露出有些失望的神色:“可惜早上下了雨,天上有好多乌云,看不见星星。”

    谢寻非循着她的视线看去,长睫簌簌一动。

    天边的浓云裹挟着雾气,将星空遮掩大半。月亮怯怯藏在云朵之后,只现出小半张莹白的脸。

    黑漆漆阴沉沉的,如同散开的墨。

    他的声音很低:“兔子想看见星星吗?”

    “有星星的晚上才漂亮嘛。”

    秦萝对上他的目光,足尖顿了顿:“之前在湮墟里,说好了要趁着春游带你看星星讲故事的。”

    少年微微怔住,旋即轻轻笑开,眼尾弯弯,勾出漂亮的弧。

    “狼听完兔子的话,对它笑了笑。”

    谢寻非道:“它说,没关系,若想见到星星,只需要抬起头。”

    秦萝听出他话里的停顿,下意识一愣,抬起毛茸茸的脑袋瓜。

    一刹之间,灵力倏起。

    翻涌的白芒宛如旋风,于沉沉夜色中巍巍弥漫。四面的桃林被风撩动,树影浮空,暗香如潮,团团簇簇的桃花纷然落下,像是今早未尽的骤雨。

    四野无声,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女音。

    江逢月发来传音符,嗓音覆盖了整片桃林:“萝萝小谢快快快!我们的大餐完成了!”

    秦止接话:“很香,你们一定喜欢。”

    站在她不远处的秦楼抓狂:“云衡骆明庭!不许偷吃!这是留给我妹妹的大腿肉!看人家白也多乖!”

    伏魔录:“哦呼,好香——”

    江星燃的声音由远及近,满满全是愉悦欣喜:“陆望!你太成功了!你就是今晚的虫王!”

    陆望:“唔……嗯。”

    桃林里晚风轻响,云雾被层层拨开,现出一缕久违的微光。

    秦萝呆呆看着天上,心口不由自主砰砰加速。

    天边云朵被剑气斩碎,金丹期的灵力轰然散开。身边是粉白花雨和簌簌的风,视线所及之处,铺开一片莹亮温润的星色。

    近在咫尺,触手可及,像是为她而来的星星。

    “因为你是很可爱的、最可爱的兔子——”

    谢寻非的声线干净清冽,带了不易察觉的紧张拘谨,在耳边沉沉淌过:“当你抬头的时候,整片星空都会为你而闪耀。”

    女孩低头看着他,望见月色勾勒出少年人面上清隽流畅的轮廓,也望见对方与她直直相撞、又很快匆匆挪开的目光。

    他们身侧是纷纷扬扬的桃花,谢哥哥的眼睛,也像桃花。

    他定是从没说过这种话,一番话讲完,自己反倒先觉得不好意思了。

    满林的花香,味道似乎有些太浓了,熏得脑袋晕晕乎乎,嘴里说不出话。

    秦萝手足无措,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冲昏了头,一会儿拼命眨眼看着星空,一会儿拍拍自己圆嘟嘟的脸。

    不等她开口,天上又传来江逢月喜滋滋的呼声:“是烤乳猪和烤兔子肉哦!热腾腾香喷喷,晚一点就被吃光啰。”

    然后是所有人叽叽喳喳哄抢的声音,以及秦楼义正辞严的低声呵斥:“别盯着秦萝的肉,走开走开。”

    兔子肉。

    香——喷——喷。

    小朋友的一双大眼睛瞬间失去高光,变成两个一动不动的圆球球。

    秦萝一把抱住身边的谢寻非,落在脑袋上的桃花花瓣随风散开,晕出薄薄粉色:“谢哥哥,我们的兔兔!呜哇——”

    [正文完]

章节目录

修真界第一幼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纪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纪婴并收藏修真界第一幼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