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全本免费小说

    “输了世界的后果还挺严重的, ”高阳笑容阴险, 瞧着池轩:“我们之前说,输了的人要怎么样来的?”

    池同学一愣, 莫名其妙地开始脸红。

    简安在视频那头:“你们赌了什么?”

    高阳一脸得意:“虽说没想到赢得这么容易,我们之前打赌说,输了的人跑到楼下去喊三声‘我是猪’。”

    大家还以为是什么大赌注,听到这个,表情就都有些失望。

    简安:“幼稚。”

    池雯:“你们几岁了?就赌这种东西?”

    高阳赶紧摆手:“这很重要!这是一场尊严之战!”

    池雯没忍住:“你俩加一起也就五岁半。”

    张悦补充:“一个三岁, 一个两岁半。”

    “那我也是三岁的那个,”高同学看着池轩:“快!池队!敢输敢当!”

    池轩笑了一下,揉了揉高阳的头发:“我三岁,你两岁半。”

    然后下楼去。

    池轩站的这个位置,讨论室的窗子刚好能看到。好像池轩就是特意站在一个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双手放在嘴边,好像就怕谁听不见一样,大声冲着他们喊:“高阳, 我喜欢你。”

    “高阳,我喜欢你。”

    “高阳,我喜欢你。”

    他池轩,什么时候让人失望过。

    高阳:“……”

    高阳扭头看着周围一圈儿看热闹的人,插着腰问:“我俩到底谁两岁半。”

    用的还是陈述语气。

    到了这个份儿上,大家也都不好说啥,只有围观的简安还比较清醒:“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我被虐待了么?”

    几个人一起吃了饭, 按照池同学的习惯,吃饭的时候,一定要跟高阳面对面,一定要帮高同学挑走菜里的葱花、香菜一类。

    吃完饭,一定要拉着高阳遛食儿半个小时,并且遛食儿完毕,还要骑着小车带高阳去附近的广场转转。

    认识高阳以后,骑小车变成了池同学除了辩论以外,最热爱的活动。

    等到一天日程结束,高阳她们回到宿舍,正进宿舍楼的大门呢,就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

    站在最外层的,不是别人,正是宇晴同学。

    宇晴大佬瞧着高阳走过来,赶紧招呼:“隔壁宿舍又丢东西了。”

    高阳凑过去,一楼展板处正正好贴着一张道歉信,署名是当时隔壁宿舍里,第一个发现丢东西的妹子。

    河之整个人都在颤抖,脾气再好,现在也觉得无法忍耐,快步上楼准备去理论。

    高阳和简安对视了一眼,俩人眼神交流后,一左一右,上前把河之架回宿舍。

    河之没说话,高阳先说:“我绝对绝对相信不是你。但是我们也不能随便就相信是另外一个人。”

    简安点头:“对,万一不是她,那我们就做了和她们当初做的,一样的事情了,我们和她们,就没有任何区别了。”

    我们和她们不一样,她们靠关系站队,我们靠事实站队。

    宇晴大佬开门,特意把门开得老大:“姑娘们,接.客了~”

    门外面,隔壁宿舍两个女生,押着最早发现丢东西的妹子,来给河之负荆请罪来了。

    河之一直在发抖,简安留着安抚她。

    长期在被怀疑的压力之下,人还容易存着一口气,撑到真相到来,等正义真的来了,那样的冲击力,会把所有逞强击垮。

    没人理解自己的时候,内心那头小怪兽的力量才格外强大,才能在每一个黑夜里,支撑自己负重前行。

    现在人家来道歉了。

    高阳从河之旁边走过,直接走到来的三个女生面前,摆摆手不让她们说话:“有三件事,第一件,没有明确证据证明谁偷东西,我们都不参与批判,即便有证据,我们也不会跟你们一起对‘真正的小偷’做些什么,那是警察要做的事情。”

    “第二,当初在水房的时候,没有证据,你们人身攻击河之,和如今的路数一样,并且我们在水房就说过,你们当时做了那么多孤立河之的事情,往后有什么后果都眯着,那是你们活该受到的惩罚,但是你们没有眯着,加害者再一次以受害者的姿态出现,违背了当时在水房,我们彼此都接受的约定。”

    “第三,别押着她来道歉,真想道歉,你们每一个人都应该给河之道歉,别说这个人蒙蔽了你们,她怎么没蒙蔽我啊?你们孤立河之的时候,有没有私心,有没有嫉妒,自己心里最清楚,推波助澜也好,有意陷害也好,现在别假装自己被骗,就想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宇晴还在门口站着,简安和河之都被高阳吓坏了。

    三个女生脸上真是瞬息间风云变幻。

    高阳把她们的所有路都堵死了。

    想来解释自己被骗了也好,卖可怜也好,想说真正偷东西的人多么阴险……都没有用,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始作俑者固然可恶,但旁边不明真相还凑热闹赚吆喝的人也没强到哪里去。

    宇晴先破功:“高阳,你总得给人家一条活路啊,不然人家不走了怎么办,现在我们要休息,人家就在我们门口,知道的知道这是咱们宿舍,不知道的,人家还以为咱们霸占人家屋儿,这仨人来夺回自己的地盘呢。”

    宇晴说话从来不好听,如果说高阳说话的时候,三个人脸上只是不太好看,此时简直就是苦出天际了。

    左边押着人的妹子好像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才说话:“她偷了我的裤子,提前一个月骗我说自己也买了一条,要不是我习惯性剪标签,还爱剪成特殊的形状,我永远都被她蒙在鼓里……”

    说着就没忍住伸手打了被押着的姑娘一嘴巴。

    简安侧着身子录音,又掏出手机,给辅导员发了微信。

    高阳打断她:“我刚才说的三点,你应该听到了,你所说的话,我们一个字也不信,也不想理,有问题你就去找老师,找警察解决。”

    说完顿了一秒,目光盯着打人的女生:“你来我们宿舍,作为我自己,我只接受一件事,就是给河之道歉,当然了,我也无条件捍卫她不接受道歉的权利。”

    打人的女生脸上通红。

    没过一会儿,辅导员就踩着高跟儿鞋赶来,把三个人给带走了,高阳她们也被老师一起叫到办公室。

    因为出了这一茬子事儿,小小同学想搞的校园活动当然就没弄成。

    本来简安他们决定把之前准备的,反校园暴力的活动继续,高阳想了想,没有同意。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有人说‘有贼’,所有人都凑过来看一眼这个‘贼’的真面目,有人说‘辟谣,不是贼’,人群一哄而散,根本不关心实情,他们只是想凑热闹而已。”

    而在这个节骨眼上,继续做这件事情,只会对河之造成二次伤害。

    高阳把大概情况跟系主任表明,系主任老师也就没再多说,只说可以改成合并仪式。

    当天的合并辩论队活动,系主任老师还挺想在白主任面前耍耍威风,特意准备了个演讲稿。

    队里的人都以为系主任准备自己夸耀自己队的成绩呢,没想到系主任老师以一种非常特别的形式开场了。

    清了清嗓子,该有的派头还是要有,系主任老师:“今天学校的两个辩论队要合并了,作为辩论一队的带队老师,我想说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你们都不爱听的,同学爱。”

    “说到同学爱,今天我们也不说太虚的,不用你过年带没回老家的同学吃饭,也不宣传要对同学体贴入微。今天我们聊的这件事,叫尊重。尊重你的同学、室友,尊重你的队友,就是最大的同学爱。”

    “尊重听起来是非常简单,又非常容易的事情,但你们很多人,并不懂这个词的意思,尊重是什么,是不勉强他人的意志,室友太独立了,有问题吗?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那问问你自己的心,影响你了吗?”

    “如果答案依然是点头,那最后问问你自己,你为什么这么自私?”

    “独立的同学可能有自私的性格,要求别人陪伴自己,要求别人合群,同样是自私的性格,并且是确定的自私性格。你的室友很爱学习,早出晚归,自习室和图书馆穿插,她考高分,她考低分,她没有错,也没有影响你,请不要对别人的刻苦阴阳怪气。如果你挂科了,也不怪你的同学、室友,就算所有人都不及格,老师也不会降低评分标准,你还是会挂科。”

    “如果你的室友,不学习,每天去玩,他没有影响你,那他也没有错,请不要孤立、讽刺他,你的人生你自己负责,别人的人生,别人自己负责,我们都不是正义斗士,请尊重别人的选择。”

    高阳和池雯下巴都快掉了,系主任老师这简直是被魂穿了啊,突然变了画风,走起了知性路线。

    系主任老师还在继续:“……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人,如果能为社会做出贡献更好,如果不能,也不要给别人的人生带来苦难,当有想欺负别人,或者夹带私心的时候,想一想,劝一劝自己……”

    等系主任老师讲完话,高阳他们疯狂鼓掌表示支持,等系主任老师下来,高同学没有忍住:“老师您受了什么刺激吗?”

    系主任老师摸摸光秃秃的头顶:“我上学的时候,就很希望有人能为我们不爱表达的群体说说话,后来我发现,打心底里理解我们的人,也是不善表达的人。这就导致,这个群体,压抑,且永远没有发泄口。”

    高阳不懂怎么系主任老师就开始回忆当年了。

    “河之最近成绩下降的厉害,我找过她,也知道了具体的情况,河之是个好苗子,咱们专业考研的中坚力量,是不能背上这种事情的。”

    高阳一脸若有所思:“老师,那要是学习差的学生被诬陷了呢?”

    系主任老师没说话。

    高阳也不再追问,毕竟不能指望老师一夜成才,现在这样已经很有进步,揠苗助长是不好的。

    合并仪式很简单,毕竟还不是学校的主流社团,高阳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小小是开心的,合并了以后,没有理由不让她上场,这次合并看起来是高阳得势,其实还指不定怎么样呢。她有程云海,也有信心能把简安他们再次搅和走人。

    合并仪式完成,简安通知所有人到讨论室,当然,也通知了程云海和小小他们队的人。

    程云海很激动,以为高阳能和他重归于好。

    结果一进门就看到高阳跟大姐大一样,坐在平时本该是简安坐的位子上。

    辩论一队的众人分坐两边,程云海和小小他们一众人从中间空出来的路往高阳前面走,跟附属国使者觐见似的,可能还不如。

    高同学正要开口,兜里手机响个不停,掏出来一看,池同学。

    “咳,准备怎么办啊小高?”池同学关心地:“会不会心软啊?要不还是心软点儿吧?”

    高阳知道池轩想啥呢,这点儿飞醋都要吃。

    “两岁半。”高阳说完,站起来看着程云海和小小。

    “首先呢,先欢迎新队员的加入。”

    小小表情很得意,程云海也很惊喜。

    小小以为高阳是个蠢货,程云海以为她会吃回头草。

    所有人都噼里啪啦地鼓掌。

    高阳做了个“收”的手势:“现在我宣布,小小和程云海离队。”

    俩人表情一秒垮掉,简安扭头看高阳:“这么简单粗暴?”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说完看着这俩人带过来的人:“没参与过之前孤立其他同学相关校园活动的人留下,其他人都可以走了。”

    小小和程云海被秦京和张悦架出去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准备敲门的河之。

    河同学已经给秦京补习完两门课程,饭都一起吃了好几顿。俩人碰上面还有些不好意思。

    秦京把找我和程云海交给张悦,一边摸摸头看着河之:“那个,河同学,我两门课都过了,一门考的比高阳还高。”

    池雯哼了一声:“池轩辅导她,她才考61,你跟谁比不好,跟她比。”

    61分的高阳面不改色。

    62分的秦京面红耳赤:“那个,河同学,是来?”

    找我的吗?

    河之笑得很甜:“我来找高阳和简安,想问问辩论队还招人吗?”

    从来没有绝对不合群的人,只不过人家合的不是你的群。

    高阳冒出头来:“河同学,你觉得61分怎么样?”

    河之:“很好的分数,绝好。”

    高阳立刻从里面跑出来:“我第一个欢迎你!!!”

    作者有话要说: 是女配,就要翻身!

    是龙套,就要逆袭!

    被欺负,就以牙还牙!

    不能怂,就是干!

    作为快穿事业部资质最一般的见习生,赵小刀本来已经失去任务资格,可偏偏正好执行任务的同事闪孕闪婚,赵小刀作为任务执行部门的最后一名员工,开启了大魔王之路。

    大老板:“领取系统任务,圆满完成,以前那些工作失误一笔勾销。”

    赵小刀挠头:“完成系统任务,就可以。那,黑化、崩坏、嘴炮的完成任务,也可以的,对吧?”

    大老板:“……”

    赵小刀环视四周大着肚子的同事们:“不然,您再挑挑别人……”

    贯彻爱与真实的嘴炮,可爱又迷人的炮灰角色,你值得拥有。

    食用指南:有男神就上,没男神制造男神也要上,个别对女性不那么友好的时代,无cp专注打脸和事业线。

    每晚7:30更新,有事会提前请假

    已有大纲世界安排:

    1.被一夜蹿红鲜肉抛弃的初恋女友【娱乐圈】ing

    2.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是没见过真正的嘴炮暴力美学,还敢在学校里称王称霸【校园】

    3.炮灰捕快の强国之路之我和病娇世子互穿了【古言】

    4.别人以为我是去睡大佬的,其实我真是去睡大(奖)佬(杯)的【电竞】整个□□队就差一个高水平ad,那不就是缺我吗?

章节目录

最佳辩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壮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壮丁并收藏最佳辩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