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全本免费小说

    骆明镜直播织毛线手套, 时敏就在他旁边的躺椅上看K线。

    骆明镜感冒没好全,带着鼻音讲解。

    弹幕里猜测他是不是在给女朋友织手套。

    “前面的, 蓝的,应该是他自己的。”

    “23333不一定哦, 现在的男孩子都喜欢粉色, 女孩子偏爱蓝色。”

    “哇靠, 感觉前面说的很有道理啊!我就是蓝色控, 我老公一柜子粉色衬衫!!”

    “竟然有老公!!!姐妹们孤立她!!”

    “谁????谁?我刚来, 妖精有老公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完了妖精出柜要上热搜了”

    骆明镜低着头勾花瓣, 眼镜滑落在鼻尖上, 摇摇欲坠, 但腾不出手去扶, 织到手指时,他倾身,拉过时敏的手, 用毛衣针比划了长短。

    时敏把手翻过来, 五指落到他的手掌心,轻轻挠了挠,撩拨着。

    骆明镜舒开手,慢慢握拳, 包住了她的手,脸上也多了一丝微笑。

    时敏笑了笑, 扔下平板, 侧过身把他挂在鼻尖上的眼镜推了上去。

    前面的动作在镜头之外, 然而推眼镜的动作却恰被镜头捕捉到,直播间眼尖的粉丝们,都看到了出现在视线边缘处的手指尖了。

    “卧槽,真有女朋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是给女朋友织的吗?”

    “刚刚是去比划合适不合适了吧,恰巧要织手指了。”

    “没想到穷鬼富了之后,先找了女朋友!”

    “哼!男人有钱就变坏,我不听我不听,我就要妖精姐姐娶我!”

    “妖精快说!我买的总裁股,就是那个玛莎拉蒂总裁!!”

    “hhhhhhhh前面的妹子好搞笑啊,只有我买的是蓝孩子股吗?”

    “妖精!!去年是谁说,这辈子只会有只猫不会有女朋友的!!”

    “女友粉心痛的无法fu吸!”

    骆明镜这才抬头看了一眼,扫到关键词,回答:“嗯,我有女朋友……你们看见了?都好厉害……嗯,她就在旁边。”

    粉丝们立刻要求女友出镜。

    “唉,有吧有吧,儿大不中留。”

    “你们都是女友粉吗?我不是诶,本至尊单身狗蛮喜欢看情侣发狗粮的。”

    “我一个回身举起火把烧……烧热黄金狗粮。”

    “要看女朋友!”

    “汪汪汪。”

    “想听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擦,我刚进来就听见这么劲爆的消息,前些天还没呢,怎么突然就有了?!”

    “爆照!爆照!爆照!”

    骆明镜转头问时敏:“你想过来打个招呼吗?”

    时敏摇头。

    “不想啊……”骆明镜对着镜头笑道,“她不愿意。”

    弹幕嬉笑着开玩笑:“正宫不想看这些小妾们23333,皇后娘娘,这就是你不给妾身们面子了。”

    “妖精女友:本宫才是妖皇亲封的皇后,本宫一日不死,尔等终究是妃!”

    “这里的扫地宫女看着各位姐姐们瑟瑟发抖……”

    “男友粉笑而不语。”

    “233333楼上的大兄弟你还好吗?灯光师!”

    “不用了,男粉已经自觉把话筒塞进嘴里了……唔……嗯……”

    骆明镜轻声给时敏念了几条,时敏不说话,她勾了勾手指头,让骆明镜举起一只手,她自己也伸出一只手,两只手在镜头面前,摆成了一个心,随后,她动了动手指头,哼声一笑,慢慢收回去了。

    弹幕疯了:

    “猝不及防,一嘴狗粮。”

    “还是手动比心牌的……”

    “正宫这么嚣张!!公开屠狗?!这是不把吾等放在眼里啊!”

    公然秀恩爱!火把帮在哪里!FFF!”

    “耳机党听到了皇后娘娘的冷笑!”

    “我也……笑的我心里一酥……好攻!”

    “妖精在手,俾睨天下,女友很得意嘛。”

    “挑衅!绝壁是挑衅!”

    “哦哟哟,看妖精笑的,从御姐笑成小软受!”

    “所以……女友其实是女皇陛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皇陛下,笑的肚子疼。”

    “可以可以!!!疯狂打call!!这种CP我吃啊!!看似妩媚的纯良妖精和冷酷无情的女皇陛下!”

    “嘤,心脏!暴击……妖精,你画不画自己的小黄本?求开!”

    骆明镜立即摇头,无比坚决道:“打死都不画!”

    等晚上关了直播,骆明镜刚一转头,就被时敏按倒在电脑桌上,口舌交缠吮尽滋味后,时敏凤眸含情火,低哑的声音像带倒刺的豹猫舌头,刮着骆明镜的耳膜:“画吧。”

    骆明镜被撩到心乱,好半晌才收拾好,疑惑出声:“画什么?妖妃和女皇陛下?”

    “你,我。”时敏的手轻点在他唇珠上,慢声道,“和床。”

    这些引人遐思的言语忽然撩拨,让骆明镜差点失守惊喘出声。

    继而,又不好意思,抬起胳膊,遮着眼睛笑出声来:“你可真是……”

    平静之后,骆明镜推开时敏站起来,如同得道高僧,神色平和道:“你又没睡我,我可画不出来。”

    “你怎么画,我就怎么睡你。”时敏挑眉微笑,“完全可以把画册当做实验手册,或者……你可以叫它梦想成真的参考书。”

    时敏悠悠道:“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做不到。”

    吃到妖精的实干家,她这么自信,骆明镜是完全相信的,时敏就是个实干派,行动力执行力非一般人能比,能想就能做,敢想就敢做,从不会犹豫,也从没见她说过做不到。

    所以,千万不要跟总裁在这种领域比,稍不留神就会被压制。

    骆明镜瞬间破功,他拥着时敏,轻吻她眉心,之后说道:“别急,等缝纫机到了,我就给你缝制战袍,到时候陛下披上战袍,定能不战自胜,我甘做俘虏。”

    位于市中心CBD区最高写字楼中间楼层的寰宇个人工作室内,助理焦头烂额挂了电话,打断正在会议室总结会上滔滔不绝描绘明年订单蓝图的王振宇,说道:“Kevin哥……三台刚刚的跨年彩排结束,说咱们负责的凤舞新春领舞的那套压轴凤羽舞裙跟团舞和色彩主调不怎么搭,他们说会把彩排视频发过来给我们看,说是领舞的那身凤羽挺好的,但台里的一把手说有点杂。”

    王振宇停下来,反问道:“不搭?那是我们的错吗?”

    助理喏喏道:“我也觉得是灯光的问题……但是刚刚三台的贺编导说,让我们按照领导的意思,把领舞的凤羽去掉一层,他说是……太鲜明了,对团舞不友好。”

    “那找团舞的服装合作方商量。”王振宇明显生气了,“到现在这时候让我们改主打,可能吗?不挑灯光的问题,不挑团舞服装太次的问题,说主角太突出?excuse me?”

    小助理没敢说,前两次带妆排,三台的舞美总监专门跑过来跟他们沟通过,提出的建议也是稍微去掉些元素。

    那时,三台的舞美总监说的是:“我们今年的灯光秀和3D舞台是主打,灯光上就不能再动了,关于这个凤舞新春,它是个压轴的合家欢,虽然热热闹闹有领舞不假,但它是个群舞。咱们上次说过,领舞的衣服头饰,最后和定格灯光以及背后的群舞们一起,整个舞台效果是,领舞凤头,群舞凤羽,一个大的凤凰,俯视效果是平面凤凰张开翅膀,定格。这个我看了,咱这个服装造型是都做到了,但有点小建议,领舞的这个服饰造型元素太多,分不清主次感,到时候跟灯光一搭,观众有可能只看领舞,忽视掉整体的舞台凤舞效果,所以……”

    王振宇回答:“我懂你的意思,行吧,交给我们,我们再改一版。”

    然而转过头,他就骂舞美集体主义绑架个人审美。

    “他懂什么?那些元素能扔吗?外行不知道,我们做专业的,也要犯这种被甲方审美绑架的低级错误吗?”

    之后,工作室只是把凤羽舞衣改浅了颜色,发了出去。

    小助理不敢吭声,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人劝道:“体制内嘛,能理解,领导的意思最大,这些没办法避免,Kevin哥别气。”

    王振宇对小助理说道:“我先开会,三台的事等会儿再说。”

    “可是后天就……”

    王振宇不耐烦的摆摆手,对会议室的人继续讲道:“今年效益不错,所以,我们是时候向更远的地方看了。明年春季的新品市场,我们要一鼓作气拿下,Ashley,我让你联系杨影后的工作室,邀请她来做我们寰宇春季新品代言的事怎么样了?”

    “经纪人说杨鹤要先看我们的风格再决定。”

    王振宇自信道:“你有没有跟她说,我是中国鹤系列的设计师?和这些在国际国内有人气也有点口碑的戏子们合作,是要先把招牌说出去的,不然人家以为你是来蹭戏子热度的。”

    小姑娘愣了一愣,声音有些变了调,道:“哦,说了……我还发了几张新品的模特试穿图过去,现在还没回复。”

    “一定能拿下。”王振宇说,“我当年的那个中国鹤系列享誉中外的时候,她咖位还没到,识货的话,肯定选择当代言人。”

    十二月二十七日,骆明镜跟着时敏到了月锋娱乐,他拿着镜·界的二十四节气成品图,以及立春的一套连衣裙样品,走进小会议室。

    会议室只有三个人在,时楚,杨鹤,以及杨影后的经纪人,大家彼此不交流,气氛怪异。

    时敏做了个手势,自己神色自然的坐下,骆明镜把图册递给了经纪人:“这是二十四节气系列的衣饰成品图,立春打算元旦过后开始宣发,三月初上市销售,样品我给您带来了。”

    骆明镜笑了笑,说道:“谢谢您能来。”

    杨鹤摘掉墨镜,接过图册,翻开,先看了一眼骆明镜:“你是设计师?”

    “嗯。”

    可能他看起来更像模特。

    杨鹤把目光移向了图册,本来只是出于面子,过来给老东家帮帮忙,拒绝的腹稿早就打好了,然而寥寥几眼后,她认真地翻看起来。

    “谈合作吧。”时敏察觉到杨鹤的表情,带着浅浅自豪的笑意,说道,“元月份宣发,还请鹤姐这两天安排好时间拍宣传照。”

    杨鹤放下了图册,交叉着手,皱眉不语。

    时敏让骆明镜拿出合同,推了过去。

    杨鹤笑了一下,把合同交给了经纪人:“看吧。”

    经纪人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杨鹤轻轻点了点头。

    时楚探身拿过那本图册,快速翻完,说道:“你这个风格……”

    “嗯?”骆明镜聚精会神,“楚哥有什么建议吗?你说。”

    时楚顿了半晌,道:“……很熟悉。”

章节目录

是大长腿不是小妖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凤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久安并收藏是大长腿不是小妖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