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全本免费小说

    不得不说,X市的事,是件轰动全国的事。前段时间,蒋仕凌所经营的那个黑煤窑发生了渗水塌方,瓦斯泄露事件,还引起了一个小型的爆炸。不过,官方报道说是没有人员伤亡。这件事要是放在以前,按照蒋家在X市的势力,恐怕怎么都压下去了。    但是偏偏蒋仕凌这回就是倒了血霉,整件事被一个X市当地名不见经传的小记者给挖出来了。大量的事故现场照片,还有就是一具具被清出的被埋人员的尸体。一个个都是脸上黑煤覆盖,参杂着鲜血淋漓,衣衫褴褛的样子。身边还蹲着哭的死去活来的死者家属。    这些照片根本就没受控制的被直接传到了网络上。一时间一个叫“如此人间地狱”的帖子在悬崖论坛上红遍一时,短短一天的功夫,点击量就有了几十万。    蒋家就算是在X市的势力大如天,恐怕也没经历过这样的阵仗。一时间,各路媒体都开始集中围攻蒋仕凌开的那间煤矿公司。紧接着X市政府和X省政府也都紧张起来,就有相关部门迫于舆论压力,开始着手调查这件事。    事故现场也被封了起来,许多受害者的家属更是集体找到了X市政府门口,求一个公道。    这件事显然也是惊动了国都的中央政府,在位的那个人就说话了:“这件事影响极其恶劣,必须彻查,而且一定要查清楚,还给人民一个公道。”国都特地派遣了事件调查小组赶赴X市。这回蒋家可算是要愁白头发了。    蒋仕凌刚刚结婚就遇到这种事,只觉得前途一片黑暗。整个人就是焉了唧的彻底萎了。成天躲在S市的家里都不敢出门。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这件事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而蒋仕凌的父母又何尝不是急的头发都白了大半。可他们又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回X市,只好天天抱着电话和X市的人讲电话。宋晓苒原本是呆在家里养胎,可遇到这种事,她也有点懵了。她哪里想到素来光鲜的蒋家竟然也会遇到这种事。    她的父母这会儿也急了,就急急忙忙的想要把女儿接回家去。可是却被宋部长给阻止了。宋部长的表情显然也很不好。因为宋晓苒和蒋仕凌的结婚,宋家和蒋家在某些事上,已经达成了一定的共识。这时候要是把宋晓苒接回去,一来会落人口实,二来万一蒋家度过这一劫难,以后的话可就难说了。现在还远远不是撇清关系的时候。    不过宋部长还是长了个心眼,他让宋晓峰跑去找了展子舒。宋晓峰最近因为宋晓苒的事,一直都没好意思去见展子舒,他也不知道见了面该说什么。但这回是宋部长的意思,他也不得不从命。    展子舒在酒看见宋晓峰的时候,倒是显得和平时没啥两样,笑笑就道:“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宋晓峰顿时有点尴尬了,站在那边半天不吭声。    展子舒一看就知道这人会错意了,也就笑道:“愣着干什么?又不是没见过。喝两杯?”    宋晓峰点点头,总算恢复了平常,走到台前,点了瓶酒,抢着付了钱,给展子舒倒上才道:“你最近好么?”    展子舒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还行。怎么?”    宋晓峰微微愣一下,又仔细看了展子舒两眼,才道:“你不难过就好了。”    展子舒喝了口酒,道:“有什么好难过的。缘分未到罢了。”    宋晓峰“嗯”了一声,又不说话了。    展子舒奇怪的看他一眼,道:“你今天怎么了?吞吞吐吐的?什么事?”    宋晓峰闻言想了半天,才道:“子舒,那啥,今天是我爸让我来找你。那个……你要是不方便……我绝对没其他意思……”    展子舒听了这话失笑道:“晓峰,我们这么多年朋友了,怎么就今天的话我听不明白呢?你到底要说啥?和宋伯父有什么关系?”    宋晓峰猛吸了口气,只好道:“那啥……你听了可别生气。蒋仕凌家的事……你知道?”    展子舒挑了挑眉,道:“这么大的事谁不知道?可和我什么关系?”    宋晓峰叹了口气道:“你也知道……蒋家那个什么黑煤窑……没有许可证……”    展子舒闻琴之雅意,可就是笑的带着讽刺,他看着宋晓峰道:“晓峰啊……伯父这是什么个意思呢?这世道可已经够乱的了啊。”    宋晓峰苦笑道:“我也知道。所以不是说了么?你要不愿意,这事就当我没提过。”    展子舒眯着眼睛看宋晓峰,轻“哼”一声道:“晓峰,我和你也算是这么多年兄弟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我心里都清楚。这些年我展子舒怎么说也没少亏了你。哪些浑水摸出的是鱼,又或者是雷,你还看不清楚么?”    上辈子,宋晓峰在面对抉择的时候,那种犹豫和痛苦,被展子舒看在眼里。也是在他重生之后,他才意识到,那时候的宋晓峰恐怕也是喜欢他的。宋晓峰的表现其实已经够明显,但是展子舒那没心没肺的主,根本就看不出来。等过死过一次,才算是想了明白。不管怎么说,宋晓峰在过去虽然最后还是选择了和家族一起,但是他始终还是没有做出更为落井下石的事。这让展子舒也心知,有时候在某些状况下,人在选择面前的无奈。所以,这次他才愿意再给宋晓峰一次选择的机会。    展子舒的话虽然没有说白,但是也很清楚的明示了展家的立场。蒋家的事,他们不可能插手,也不可能去做这种好事。宋家还愿意继续和蒋家一起,那么也就是和展家站到对立一面了。    宋晓峰听了展子舒的话心里已经是明镜似的。展家和蒋家不可能在一条战线上,已经是事实。甚至展家可能还会借着这个机会做点什么。那么接下去就要看他宋家的决定。    宋晓峰其实这时候心里尤其的恨那个蒋仕凌,要不是他半途闹了这么个事,现在的展子舒估计就是宋家的女婿了。哪里还弄的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宋晓峰心情显然很是不好,又因为急着要回去给宋部长报个信,所以喝酒也显得心不在焉的。展子舒见状就道:“晓峰,你先回?我看你没魂似的。”    宋晓峰露出一个苦笑,就道:“那你怎么办?一个人?还是先走?”    展子舒笑道:“没事,等会儿锦程会来接我。”    “锦程啊……那好。那我先走了。”宋晓峰点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就转身走了。    正巧的是,宋晓峰前脚走,萧锦程后脚就来了。萧锦程看上去脸色有点疲倦,展子舒瞧着有点心疼,就伸手在他脸上摸了两下,道:“怎么那么累?这么累还来接我干吗?我又不是不懂回去。”    萧锦程拉着展子舒的手,乘着这酒黑漆漆的也没人注意他们,就在展子舒的手背上亲了一口,道:“想早点见到你呗。”    展子舒轻笑着抽回了手,给萧锦程倒了杯酒喂到人嘴边,道:“到底是什么事?”    萧锦程叹了口气,道:“最近最火的那件事呗。蒋仕凌的那个黑煤矿,已经有人找到蓝天来了。要查当年的许可证。蒋仕凌也真够黑,他这几年都拿我们蓝天的许可证复印件忽悠人呢。好在我们好几年以前撤资的文件都在,他想赖也赖不上。就是麻烦事多点罢了。”    展子舒伸过手去,悄悄的拉起萧锦程的,安慰道:“别太累。这事很快会有结果的。”    萧锦程点点头,又觉得酒太吵,于是拉着展子舒起来,道:“回去?”    展子舒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偷偷拉着手,就出了门。只是没想到的是,他们这亲密的状态却被先前走了半途又想起个事要找展子舒说的宋晓峰给看见了。宋晓峰站在阴影里完全就是呆住了。这两个人的动作虽然不明显,但是宋晓峰这个欢场老手哪里还能看不出来呢?    所以说,展子舒和萧锦程他们……是一对儿?!宋晓峰整个都懵了,来来往往许多事在他脑子里回想起来,这两人可不真的就是好的过分了么?他怎么就从来没想过呢?    展子舒倒是不知道宋晓峰已经看出了什么,所以日子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最近他又迷上了钓鱼,没事就拿着个鱼竿跑家里旁边的小湖钓鱼。倒还是真给他钓上几条。    蒋仕凌家的事也在这几天越闹越大,舆论更是天天大幅的报道。而蒋仕凌终于被抓了。说来可笑,抓蒋仕凌的可不正是以前抓展子舒的那个宋大队么?    展子舒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也颇为感叹,感情做宋家的女婿最后还都是要被宋家的长辈给抓的么?不过这件事显然也看出了宋家的立场。看样子是和蒋家已经闹开了。    正钓着鱼的展子舒电话铃响起来了。展子舒接起来,就道:“张哥,做的好。谢谢!”    电话里传来了张哥爽朗的笑声,道:“谢什么?蒋家这事做的太让人心寒,应该的。”    展子舒轻笑一声,想想X市的什么小记者就能弄到这么多的照片和铁证,怎么可能!要不是有人在背后操纵,蒋家在X市的势力这点事还是压的住的。毕竟X市和S市不一样,那里的民众在接受网络这一块上还是和大城市有点差距的。所以展子舒才利用了舆论来做这件事。可见效果不错。而且让蒋家也是措手不及。    旋即,展子舒又轻声问:“张哥,蒋仕凌喜欢的那些东西,有着落了么?”    张哥笑了几声,道:“你放心。我还有点人脉。保证让他人赃俱获。”    展子舒笑了起来,又说了几句之后,挂了电话。    而紧接着没几天,蒋仕凌吸毒贩毒的事就又被爆了出来。甚至特警在X市还抓到了一些贩毒人员,就有人直接把蒋仕凌给供了出来。    经过这么一爆,蒋仕凌算是全完了,蒋家在X市的人也都被毒品事件给牵连,停职的停职,审查的审查。蒋父作为S市的市长,也被隔离审查了。    结果,可想而知,X市又开始有人上访,揭露的就是蒋家的各种贪污**罪行。结合了黑煤矿事件,蒋家几乎已经被推上了绝路。    而那最后一根压垮蒋家的稻草则是国都中央就蒋家这件事的严重后果,颁布了两条命令,第一就是“严打”的开始,第二则是黑煤窑的彻底整治,一切从严。煤矿产业丰富的省份开始各种心慌。而各地贪污**现象严重的,特别是和蒋家多少有些牵连的人家都有点战战兢兢的。其中也正巧包括了G省的谢家。    说来也巧,在抄蒋仕凌的家时,发现了一辆走私的高档轿车。这么一寻根摸底,直接就找上了在G省的王旭。不过王旭最后显然还是聪明了一下。自打上回展子舒到了G省警告了他一回之后,王旭心里多少留了点意,这一年没少给自己和家人找路子。儿子和老母早就送到了国外,而就在蒋仕凌家煤矿出事的时候,王旭留了个心眼,很快把手上一点事,都交给了他从监狱里带出来的两个兄弟。然后自己出国了。    监狱里的两个兄弟一开始还感恩戴德的,可风光了没几个月,蒋家出事,那火就白白烧到他们身上了。一来是高级车走私事件,二来又因为严打的事查到了和蒋家有不少往来的谢家头上。一查谢家的事,自然就少不了王旭这一摊子。连带着就划了个圈把所有人都绕进去了。    于是,G省又出了一桩轰动全国的走私行贿案件。上到G省谢省长,下到港口负责人王庚年,还有保税区的也是谢姓的负责人谢东辉……这一溜,就都被拽了出来。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受贿记录证据。这些都藏在王旭的私人保险箱里。纪检人员发现之后,那真叫一阵的兴奋。    这可是条大鱼,抓了他们,这一年他们的年终奖可就都有了。    于是,G省的几个人全数落网,那两个监狱出来的兄弟,再度被关回了监狱。他们也曾要招供王旭,结果王旭已经在国外,而且连名字都改了。还上哪里找去?为了省事,所有的罪名就到了这两难兄难弟身上。    在国外显然也听说这件事的王旭心里算是松了口气,还好他见机的快。    同样松口气的,还有展国光家的两个小子,他们安安静静的在旁看新闻,心里则是一片虚惊,还好当时展子舒阻止了他们和那谢什么的一起,还想做高档车走私……两个小子到现在总算是看到了何谓险恶。    这么一来,国都的政局突然又变的明朗化了。在位的那个,可叫一个高兴。马上就是下一任的全国选举,他正愁着没政绩。这下,这么大两件事都给他撑了脸面,又削弱了政敌,那可不是件好事么?    展家老少这会儿心里也是松了口气的。只有展子舒还是一副淡淡漠漠的样子。自打发生了宋晓苒那件事之后,展子舒就经常在国都和S市之间两头跑。没其他原因,可不就是老娘和爷爷担心么?就担心展子舒会因为宋晓苒的事想不开去。    好在他们见展子舒心情也平复了很多,萧锦程又是时时陪着,这让展家上下还都挺感激萧锦程的。都觉得这年轻人是真心不错了,很多事情上也都挺帮着萧锦程,特别是展子舒没事闹脾气的时候。萧锦程在展家可算是混了个脸熟了。唯独展翼和Vincent两个人不怎么说话。    眼看着就已经过了七个多快八个月了,离着下届的选举,还有那么大半年。国都的气氛再度开始紧张,虽说那位基本稳操胜券,但是竞争对手的实力也不少。国都几乎所有的官员们都小心翼翼的,就怕自己出点什么事。一个出事也还就罢了,要是连带着被人揪出一摞来,可就麻烦了。    展子舒这会儿正和萧锦程在国都的商城里陪着容月音和展子凤两个一起买东西。容月音心里其实还是有点想把萧锦程配给自家女儿的。所以出门的时候特意还上展子舒叫上了萧锦程。容月音知道最近萧锦程都因为他们的关照所以花了不少时间陪展子舒,容月音心里也挺感激的。想着出去买东西,萧锦程又是个大男人,身边没个女人,肯定很多东西都忽略了,就正巧不是展子凤表现的机会么?    因此四个人颇有点古怪的组合就进了国都的商城。容月音心里想什么,展子舒还能看不出来么?不过为了之后的事,展子舒心里想着还是要给家人一点点准备比较好。所以在逛街的时候,展子舒表现的挺热情的。让萧锦程都有点虚汗了。一脸尴尬的看看容月音,又看看展子舒,接着就被展子舒推进了更衣室里试衣服。    展子凤一旁看着心里微微带了点怪异的感觉,可这会儿她还真的没有乱想,只觉得展子舒和萧锦程两个人还真是够亲密的。容月音满心的算盘却被宝贝儿子打乱,也怪郁闷的。不过展子舒素来是个会哄人的,几下就把老娘哄的高高兴兴。    可偏偏这时候,萧锦程的电话响了。电话里响起来的是宋晓峰的声音。萧锦程先是愣了下,宋晓峰可是千年难得会给他打个电话的。但旋即就想到宋晓峰估摸着是找展子舒的。这子舒显然又是没带电话的。    萧锦程把手机递给了展子舒,道:“是宋晓峰。找你的。”    展子舒点点头接过电话,就道:“晓峰啊?什么事?我手机没……”    “靠!你他妈的有手机不带手机,有屁用啊!”宋晓峰怒骂的声音就给传了过来。    展子舒赶紧拉开些耳朵,萧锦程在旁看的直皱眉。    展子舒又道:“行了行了,不是忘记了么?有事?”    宋晓峰在电话里叹了口大气,然后又怒骂了一声,道:“何止大事!靠!我都他妈的要疯了!这叫什么事!”    “到底什么事啊?”展子舒追问。    “季雨!季雨那个小子,你知道!”宋晓峰说。    “知道啊。那不是我们公司那个著名电视剧演员么?他出什么事了?卖屁股被爆了?”展子舒略开玩笑的说了句。    “靠!你这什么乌鸦嘴?告诉你,比卖屁股被爆都他妈的火爆!子舒,这回咱公司可算是出名了。”宋晓峰叹着气道。    展子舒就笑了,说:“出名可不好么?行了,别卖关子,到底什么事?”    “那小子被爆了艳照门。和一群男的女的发生关系的照片,被流传到网上了。我这会儿连公司都回不去,外头被记者包围了。”宋晓峰说的垂头丧气。    “哎?还有这事?我倒是知道这小子素来男女不忌的,可没想到他真这么大胆啊?那种照片都敢留?”展子舒故作惊讶道。    “哪能是他自己留的,都是些偷拍的,估计不知道是哪个八卦记者给扒出来的消息。这回可真惨了。都好几家电视剧制片给我打电话说要停止合同了。”宋晓峰郁闷的道。    展子舒轻笑一声,道:“停止就停止呗,又不差他一个。你急什么?”    “……你倒是想的开!”宋晓峰电话那头嘀咕了一声。    没再说什么,两个人就挂了电话。    萧锦程问是怎么回事,展子舒也答的淡然,就说过去那个季雨的一些风流韵事被人曝光了。    萧锦程也就没再追问下去,毕竟这种事对于他而言实在没大兴趣。四个人就继续逛街。    可是到了晚上,展国辉回家的时候,事情就又有了新变化。    展国辉一到家就像是松了口气,语重心长的对着展子舒说了句:“小宝啊!我看你也别再惦记那个什么宋晓苒了。那就是个水性杨花的贱货。根本配不上你啊。”    展子舒愣住,道:“爸?你说什么呢……”    展国辉就说起今天收到的消息,季雨的艳照门简直瞬间就成了所有人的关注点,而后,展国辉办公室里就有人八卦说,那个季雨有个姘头,还是宋部长家的侄女。    展国辉顿时有点傻眼,忙从旁侧击的听着他办公室那群女人的八卦。才算是弄明白一件事,敢情那个宋晓苒和这个季雨居然还有一腿,无数不雅照片都给上传网络了。    展国辉这么大年纪,本不应该这样,可心里就顿时像舒了口气,一开始他和容月音还都挺稀罕这姑娘的,后来因为蒋仕凌的事居然怀孩子,所以只能感叹他家小宝和人缘分未到,更恨蒋家做的龌蹉事。可现在,听说了这种事,展国辉总算觉得是老天保佑,展子舒没娶那女人。    随即,网络上挖各种消息的人越来越多。就很快有人传出宋晓苒的家世背景,还有她现在已经有小孩,还是之前那个恶贯满盈的蒋家的儿媳妇。这个消息可真是炸的大了。    紧接着,各种网络流言四起,因为先前蒋家的事已经人尽皆知,现在他家儿媳妇又和绯闻明星挂上了勾,简直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展子舒在得知这件事的时候,一点惊讶都没有,不过他表现的却像是整个都懵了,而且直接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展家的大人们又是一阵的担心,想想居然又把萧锦程给叫来了。    萧锦程最近在国都也经常回个家什么的。虽然没住家里,但是和萧家的关系却要比以前强了点,估计是锦欢说了什么。两个老人现在对萧锦程也是无奈加妥协了。不妥协又能怎么样?难道他们还能不认这个儿子?    所以萧锦程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好和家里人一起吃了个饭,在陪着老人看会儿电视。接到电话之后,萧锦程就皱了眉,然后和家人告诉了一声要去展子舒家,就准备走。    萧父这会儿就忍不住,拉着萧锦程就道:“锦程啊!你和展子舒……”    萧锦程淡然道:“爸,我这辈子就只有子舒了。”说着他挣开了老人的手,匆匆而去。    萧母和萧锦欢这会儿也走过来,站在萧父身边,萧母叹了声道:“算了。孩子都这么大了,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想怎样就怎样。子舒这孩子我们也见过,是个娇贵的。就怕展家……唉!”    萧父也一同叹了口气,伸手搂住了自己发妻的肩,道:“最多也就是不当这个职位罢了。锦程和锦欢也都大了。也不该我们再多操心。锦欢啊,你以后还是跟着你哥多学点生意上的事。这政治,我觉着你也别搀和了。”    萧锦欢恭敬的应了一声。其实他心里也早就打定主意,不再从政。看着他父母为了政治这点事各种小心各种愁白了头发,他真心觉得不值得。很多人看着萧父这个职位位高权重,又是热门职位,各种光鲜。可是,谁又知道他私底下付出的心血?    萧父这几年虽然依仗的也是展家,可权衡之术,还是要靠萧父本人去站稳这个位置啊。而萧家也展家不一样,并不是那种枝繁叶茂根深蒂固的家族。所以占着这个位子,更是辛苦。    萧锦程并不知道他的双亲在他和展子舒的事情上已经让步,但是他这次这样清楚的对家人说清了这件事,心里也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现在要等的,就是展子舒了?    萧锦程赶到展家,容月音就拉着他把宋晓苒的事情给说了。接着就推着萧锦程去安慰展子舒。    萧锦程心里虽然挺惊讶宋晓苒竟然会和个戏子搞不清,但是这会儿他也猜到宋晓苒是想做什么了。毕竟她肚子里的孩子,一来不是展子舒的,二来更不会是那个蒋仕凌的,那会是谁家的孩子……现在不是一目了然了么?    萧锦程当然不会信展子舒有多难过,安慰了容月音几句之后,就去找了展子舒。不过一推门看到展子舒的模样,萧锦程吓了一跳,他就上前抓着展子舒的手,道:“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展子舒此刻却是是脸色发白,神情相当骇人,但是他在转眼看到萧锦程的时候,神情明显好转了一些,人就显得有些虚弱的靠在萧锦程身上。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偏巧房门被打开了,容月音端着两杯茶走进来。她本来是不放心展子舒的,这会儿正好借着萧锦程来,所以才来看看。没想到一进门竟然看到展子舒就这么靠着萧锦程。顿时有点傻了眼。    萧锦程人是一僵,本能的想推开展子舒,但是没想到被展子舒死死拉住不让他走开。展子舒显得很是消沉的声音对着容月音道:“妈,你放那边。我和锦程说说话。”    容月音回过神,看展子舒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忙放下手里的茶杯,忍不住说了两句:“小宝啊。事都这样了,你也别往心里去啊。还好没和那种女人……”    “妈!”展子舒不耐烦的打断了容月音的话。    容月音赶紧就不说话了,走了出去,看了萧锦程和展子舒一眼,还是把门给关上了。    直到这时候,萧锦程才敢开口,无奈的对着展子舒道:“子舒,你何必这样,被你妈他们看到……”    展子舒这会儿才放开了萧锦程,看着他淡淡道:“他们早晚要知道的,不是么?”    萧锦程呼吸一滞,心里猛的一紧,重重拉着展子舒的手臂,压着嗓子道:“子舒,你……”    展子舒露出微微一笑,道:“就是你想的。等这些事过去了,我会和我家人说我们的事。到时候,不论他们反对还是支持,我会和你在一起。我这么做,只是不想他们……太意外罢了。”    萧锦程压着自己心里的狂喜将展子舒紧紧的搂进了怀里,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感觉到怀里的人也是爱他的,也是在乎他的,他们……他们是可以有将来的。    好一会儿后,展子舒轻轻推了推萧锦程,道:“你这么晚过来干什么?”    萧锦程看向展子舒,小心的上下打量一阵才道:“你爸妈担心你。让我来看看。你刚才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    展子舒这会儿已经恢复了平静,他先前一个人呆在房间的时候,就是在看网络上的各种八卦和绯闻猜测。少不了勾起不少当年的回忆,心情又怎么会好?而且看着这些人一步步的自己选择灭亡,他也有种复杂的心情。这么多年来,他处心积虑的就是在想着怎么保护自己的家人,怎么让那些人得到惩罚。可一旦这个时刻到来,扬眉吐气的同时,他更多感觉到的却是一种空虚。    这一切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现在所做的,也都是因为过去,那么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他又该怎样,又该做什么?展子舒有一瞬迷茫了。    直到萧锦程的出现,他才恍然,他的未来还有这个人在,他曾经错过了,但这一次,不会了。    展子舒轻轻的吻了吻萧锦程,旋即人又兴奋的拉着萧锦程来到电脑前,指着那些绯闻和各种图片,道:“哈,那个季雨也真是厉害,和这么多人都有一腿。宋晓苒不过是他的一步棋子。亏得宋晓苒对他还死心塌地的,还要给他生孩子。”    萧锦程看着高兴的有点像小孩的展子舒,实在有点无奈,他不明白这又有什么好高兴的。他就说:“子舒,宋晓苒这么做实在是自作自受,还好她和你没啥大关系了。可是季雨不是你和宋晓峰公司旗下的人物么?你也一点都不操心?”这……也太不负责了……萧锦程聪明的没把这话给说出来。他宠着的人,爱怎么就怎么着。    展子舒就笑道:“这回的事情,宋晓苒是完了,她这叫自作孽不可活。不过,大众这回算是清楚网络究竟能带来多大功效,这下他们也该更明白了。以后你的任务可就更重了,别让我失望啊。”展子舒边说边打着手势指了指上面。    萧锦程无奈的看着这偷笑模样的展子舒,最终忍不住还是笑了。两人相拥在一起,展子舒寻宝似的不停刷新着网页,心里说不清是个什么情绪。    隔了第二天,宋晓峰就给展子舒打了电话,声音里说不出的疲惫,道:“子舒,宋晓苒的事情你知道了?”    展子舒“嗯”了一声,没说什么。    宋晓峰叹了口气,在电话里慎重的给展子舒道了歉,这种事一出,宋家难道还能不知道自家女儿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么?这回宋家是更对不起展家了。    宋晓峰就接着道:“宋晓苒昨天知道消息,就提前生产了……也未必是提前,说不定她早有了孩子,还瞒着。蒋家的人也找上门来,要她去做亲子鉴定。”    “是嘛……也是应该的。”展子舒答了一句,脑海里却是当年宋晓苒怀着孩子的模样站在他身边,那个孩子……恐怕也不是他的?展子舒笑笑,何必再想那么多?都过去了。    宋晓峰顿了顿,接着又道:“那孩子……是个女孩……不过,带了畸形……医生说恐怕是因为父亲吸毒的关系。”    展子舒这回愣了一下,道:“这……严重么?”    宋晓峰在电话那头苦笑,道:“我也说不好。宋晓苒这件事做的太愚蠢。我爸很恼火,可能要赶她出去。”    展子舒深吸了口气,道:“晓峰,你知道,我无能为力……”    宋晓峰顿了顿,道:“我知道。我只希望,你……过的好而已。”    展子舒沉默了一会儿,道:“我很好。你放心。”    宋晓峰像是低低笑了两声,才道:“我明白。有萧锦程是?子舒,我果然是晚了的,及不上萧锦程啊……”    “晓峰……”展子舒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辈子带着宋晓峰接触男人的是他,虽然展子舒也不知道当初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为了报复宋家,还是……但他却知道,宋晓峰不论在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始终还是没有做出太对不起他展子舒的事,虽然上辈子宋晓峰选择了退缩……但是那种情况下,也算是人之常情。所以,他重来一次,才会真正的选择了萧锦程。不是么?    宋晓峰又叹了一声,道:“子舒,什么都别说了,我们还是兄弟,对?”    “对。”展子舒没有犹豫。    “呵呵!那就好!你快回S市。我,还有昊昊都快想死你了。”宋晓峰道。    展子舒这回倒是真愣了,他道:“昊昊?你和昊昊……”    宋晓峰轻笑,道:“我和昊昊也就是这样,这么多年了。也就他陪着不是么?不过,你也知道,我和他不可能像你和锦程那样。他终有他所求的,我也是。彼此算个安慰。总有个说话的人。”    展子舒轻轻“嗯”了一声,互道珍重之后,挂了电话。展子舒知道,这样对于昊昊而言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他的人生还是要靠他自己去闯。不过,将来他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展子舒相信,自己一定会帮,也算对他的一个补偿。    展子舒又开始了他的纨绔生活,疯的有点厉害,但是家里人也不多说什么,全当他心情不好,萧锦程则是每天跟进跟出的。就这么几天之后,事情居然又有了新看点。    展子舒现在已经完全是看戏状态了。    先说第一个新看点,季雨的艳照门事件不单单曝出了一个宋晓苒。隔了两天之后,竟然网上又有人“人肉”出了和季雨发生关系的几个男人的身份。其中最为劲爆的,可不就是那个建设部的部长汪铭斐么?    好么!官员和艺人的绯闻一下升温!然后又有各种爆这名汪部长的各种风流韵事。汪部长素来和展家不对付,这下展家老爷子和展国辉,展国光两兄弟可算是高兴了。有些事只要是牵扯了一个头出来,后面自然会有人去料理。    然后在位的那个就说话了,他很愤怒的说:“如此败坏官员名声的败类!要狠狠的查!”    于是,汪部长被革职审查了。就有专人小组开始查他的生平各大小事。什么陈年烂谷子事都给查出来了。从生活作风问题,一直查到了他贪污受贿,亏空国家公款,等等……    展子舒都不用看就能知道这位汪部长会有什么个样的结果。    至于第二个看点,倒不是展子舒幸灾乐祸的心态,而是真心觉得这些人该。    那就是蒋仕凌因为各种打击,再加上吸毒的关系,身体彻底掏空,最后死在了监狱里。蒋父一下受不了打击,也风瘫了。蒋母老来丧子,好不容易儿子留下个种,居然还不是他们蒋家的。于是,打击太大,一下也疯疯颠颠的了。    至于宋晓苒,那事就更让人觉得搞笑了。宋晓苒生下孩子之后,见事情已经曝光,就再没了顾忌,直接抱着孩子连月子都没坐就跑去找了季雨。宋家的脸面早就被宋晓苒丢光,宋晓苒也没敢回家。宋家权当没这个女儿。可是宋晓苒的父母也终究不会忍心丢下自己的女儿,所以又去求了宋晓峰的父亲。    宋部长最后无奈,只能让宋晓苒先把和蒋家的婚给离了,然后,就逼着季雨把宋晓苒娶回家。宋晓苒终于是嫁给了季雨,就算没有婚礼,都高兴的很。可季雨怎么想她就真心不知道了。    至于季雨,面对宋晓苒这么疯的一个女人,还带着个畸形的孩子,一看到她们心里就烦的很。可是迫于宋家的威势,他也一点办法没有。而且艳照门事件,几乎断了他的生路。他还靠着宋晓苒娘家的一些支援过活。可季雨吸毒这件事,始终是个掏空家底的大问题。没多久,季雨原本存的一些钱就都耗空了。    至于宋晓苒的娘家也不可能再多给季雨吸毒的钱,季雨就开始各种克扣宋晓苒。宋晓苒要季雨去赚钱。可季雨除了演戏和卖屁股之外还能干什么?两人就开始各种吵架,宋晓苒恨的时候,甚至还动了手。可是宋晓苒毕竟是个女人,论打架怎么可能打的过季雨?    就有那么一天,宋晓苒再次因为钱的事情和季雨吵架大闹之后,季雨动手了。他把宋晓苒打的几乎面目全非,最后愤愤的丢下一句话:“你他妈的什么贱货!还以为自己是大小姐呢?告诉你,当初要不是有人给老子钱,老子才懒得嫖你!”说完这句季雨就要走。    宋晓苒却像是突然回过神一样,发疯似的抓住季雨,大声嘶吼着道:“你说什么?什么人给你钱?你……你在胡说!”    季雨就冷笑,一把推开宋晓苒,恶狠狠的道:“胡说?我胡说什么?当年有人给我一百万,让我把你追到手,上了你。我当时还想,骗人的?哪有这种人?结果,我账号就多了一百万。我才知道,那是真的。呵呵!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骗个小姑娘,那可真是再简单不过了。说起来,你也真是够贱的!人家那大少爷对你可多好啊?哈哈哈!”    宋晓苒不敢置信的看着季雨,几乎是疯狂的大吼:“你骗我!你骗我!你爱我的!你是爱我的!”    季雨不屑的看着宋晓苒,道:“就你这性子?你这模样?鬼才爱你。”说着季雨转身就走了。    宋晓苒呆呆的看着季雨离开,坐在她和季雨临时租的小房子里,房间里甚至还有婴儿撕心裂肺似的啼哭……    当然,这一切的发生也仅仅限于宋晓苒和季雨之间。与任何人都没了关系。    两年后,国都政局再度开始稳定。展家和其他几家枝枝叶叶缠连着的大家族,再度迎来了新的十二年的稳定。之后再会发生什么,展子舒已经无心去管了。    展老爷子卸下重任,开始在家养花种草修养身心。展国光和展国辉兄弟已经顺利接手了展老爷子的班,成为展家的中流砥柱。展子翔做事沉稳,深得人心,再加上他老婆家的势力支持,在朝野内外都有了建树,只要小心,这辈子该不会有大问题。而且更让人欣喜的是他老婆已经怀孕了。    展子凤直接成了个女强人系列的女人,当起了记者,海内外到处跑,就是不结婚,愁的展家人头发都白了。但是在展子舒看来,她却是真正活出了味道。    再接着就是展子舒这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对于他,展家人似乎已经都放弃了。好吃好喝的供着就行了。而且他身边还有个萧锦程,护着展子舒简直比家里人都厉害。展子舒几乎就是想啥是啥,要啥给啥。    好几次展国辉都想出声吭展子舒了,结果却被容月音制止了。展国辉想不通,这小儿子,怎么就这么没出息了呢?满肚子的干着急。    直到有一天,容月音找他说了悄悄话,展国辉是整个都愣了。前前后后连着想想,可不就是那么回事么?展国辉给彻底惊了。魂不守舍的就去找了展老爷子。至于展国辉为啥会去找展老爷子,到底那还是因为展翼的事……老爷子有经验啊……这种事……    展老爷子被游魂状的展国辉给吓了一跳,正拔草呢,一顺手把花也给扒了,老爷子就皱眉头,道:“国辉啊?你这是干什么呢?”    展国辉吞吞吐吐了半天,就是不知道怎么说。    展老爷子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说:“到底什么事啊?”    展国辉其实也怕要是把小宝的事给展老爷子说了,怕太打击人,所以就决定瞒着,老人家还能有多少年的活头啊?就少给小辈的操点心。于是,就开始从旁侧击的取经。哪里想到他才提了那么几句关于他小弟展翼的事,展老爷子就来了一句:“我说国辉啊……你是担心小宝?”    “哈啊?啊!没……没没……哪有!这管小宝什么事?啊哈哈哈!我就问问,就问问……”展国辉一门心思的打哈哈。    没想到展老爷子就直接“呸”了一声,指着展国辉就骂,道:“看你平时也够机灵的。怎么这事上面就这么糊涂?小宝和锦程那孩子的事,都多久了?你还看不出来啊?小宝这天天带着人进进出出的,你见过哪个普通朋友能这样的?人萧锦程赚的钱,我看有大半都给小宝折腾了!亏你还是小宝他爹!这点见识都没有?”    “哈啊?爸……你……你……这……这……你知道啊?”展国辉总算说出来了。    展老爷子颓然叹了一声,道:“能不知道么?早几年展翼就跟我说了。”    这回换展国辉无语了。他看着展老爷子,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敢情被瞒着的人就他一个?    展老爷子拍拍展国辉,道:“唉,算了。小宝这孩子心思重,别看他成天无所事事的样子,他深着呢。这几年我也算看明白了。这孩子是打小就开始算计的了。咱们可玩不过那小子。”    “啊?爸……您这是说的什么……小宝……还不明白么?”展国辉愣愣的说。    展老爷子就“哼”了一声,气道:“你知道个屁!”说着展老爷子也懒得再和展国辉说了。其实展老爷子心里清楚,小宝才不是表面这样的没心没肺。小宝在才高一的时候,就已经问他要了人。X市蒋家的事,G省谢家的事,国都汪部长的事,甚至连带着宋家丫头那点事,要说这些事,哪件和这小子没点关系的?十年磨一剑啊!就这心性,展老爷子都是自叹弗如了。    所以小辈们的事,想这么样就怎么样。他们早就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既然都定下了,那做大人长辈的,看着也就罢了。    展国辉混混沌沌的被展老爷子骂了出去,然后昏昏呼呼的走到了展家别墅的花园里,结果就看到目瞪口呆的一幕。    两个年轻人正依着树后吻在一起……    不知道为啥,展国辉看着这一幕,居然眼眶都发酸了……可不是么?萧锦程那小子可是打小就跟着展子舒了啊……偏偏人家向来都表现的沉稳可靠,展国辉也是打心眼里喜欢这小子的,可以经不住他就要想,萧锦程这混蛋小子究竟是什么时候打起他们家小宝主意的呢?那时候他们家小宝才多大?能懂什么?所以,一定是萧锦程这臭小子的错!他还指着小宝抱孙子呢!现在直接成多个半子了!    展国辉想着就觉得悲愤,大吼一声:“萧锦程!”    萧锦程和展子舒正吻的忘我,哪里想到花园里还会来个人,来的人还是他爸!被这么一吼,整个就吓了一跳,两个人赶紧的分开。    展国辉恨恨的抄起一旁扫院子的扫把就朝着萧锦程打了过去。萧锦程见状,居然也就是把展子舒朝着身后一拉,人就护在了展子舒前面,生生挨了展国辉那么几下。    展子舒急的大喊:“爸!爸!你别打了!别打了!”    萧锦程挨了展国辉那么几下之后,干脆就直挺挺的给人跪下了。    这么一来别说展国辉傻了,展子舒也傻了。展子舒眼眶都红了,猛的就是拽着萧锦程要拉他站起来,可萧锦程还是跪着,但眼睛却看着展国辉,一点不让的说:“伯伯!我爱子舒!好多年了!也离不了他。您要打,就打,要怎样都好。就是别让我离了子舒。我也不会离开他!”    展国辉整个懵了。呆在当场都不知道要说什么。而这么大的动静,早就惊了房子里的一群人。于是,老爷子来了,容月音来了,展子翔,展子凤都来了。就看着萧锦程跪在地上,展国辉拿着扫把,展子舒则红着眼睛看着萧锦程,一副想替他受的样子。    容月音赶紧就上前,道:“哎!哎!这是干什么呢?锦程?你跪着干啥?起来!快起来!”    萧锦程摇摇头,坚定的看向了展家众人,道:“老爷子,伯父,伯母,展哥,展二姐,我今天也就说了。我爱子舒,这辈子都跟他了。你们也别怪子舒,这都是我的错。我给害的。”    展子舒听了这话心里就像打了个激灵一样,这两年,他时时都带着萧锦程在家人面前走来走去,心里不就是盼着他们能快点发现么?可是他又心里没底,虽然嘴里说不怕家人反对,可心里多少是在乎的。所以也就一直的拖着没撂出准话。萧锦程看在眼里,也一直都在承受着。    展子舒觉得自己真对不起萧锦程,明明说过事情完了之后,就要说的。可遇到事,他又缩回去了。好在萧锦程都默默的陪着他,也不怪他。    而这次……    展子舒突然转身,在萧锦程的身边对着家人也跪下了。    众人一惊,萧锦程更是慌忙扶着人,道:“子舒?”    展子舒挥开了萧锦程的手,对着众人道:“爷爷,爸妈,大哥,姐!你们也看见了。我这辈子也只跟了萧锦程。我爱他。其他人我受不了。求你们,成全了。”    众人一片寂静。    最终,老爷子终于开口,道:“小宝,你该知道这事不对。”    展子舒坦然的看着老爷子,点头,道:“爷爷,不论这事对,不对,我都这心思了。”    “不后悔?”老爷子眯起了眼睛,很有威势的感觉。    “不后悔。”展子舒抓紧了萧锦程的手。    “那好,收拾东西,滚出去!”老爷子说了句。    “哎!”展子舒应的干脆,直接就拉起了萧锦程。    “爸?!”    “爷爷!”    展家一众人给急了,上前就想劝。    哪知道展老爷子一挥手,就憋回了他们想说的话,道:“孩子翅膀硬了,就该出去飞。总混在家里,像个什么样!尽是些没出息的!子凤啊,这会儿,你弟弟也有着落了!你还要等什么时候啊?难道要我老人家进了棺材,你才结婚啊?”    大伙儿都愣住了,展子凤更是目瞪口呆完全懵了。她都不知道为啥事情就闹到她头上来了。这不是在说小宝和萧锦程么?虽然这两年她多少也看出一点,但是真心没想到家里人能接受……可眼下又是怎么个事?    “爷爷……谢谢……谢谢您!”一个压抑着的声音突然打破了沉寂,展子舒被萧锦程牢牢的抱在怀里,眼睛晶亮亮的闪动着泪光。他哭了……但这回却是真正幸福的开始……    全书完

章节目录

重生发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茶树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茶树菇并收藏重生发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