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全本免费小说

    四皇子的这场叛乱终究没能成事, 靖安侯在上京前早已布置好西南的防卫, 东吁国没有占到半点好处, 反被歼灭了近万人, 最后不得不割地求饶, 承诺年年进贡。

    荥阳郑氏虽然在河南一带势力极大,几乎是个土皇帝, 然而当时跟随四皇子的将领却未必真心实意, 太子与长宁侯父子领兵平叛后,势如破竹,很快将四皇子的势力逼退回荥阳周边一带,与假意跟随四皇子的某位城内守将里应外合,终于将四皇子与郑氏的势力一网打尽。

    荥阳城破时, 四皇子欲从水道逃出,沿黄河往东再做打算,严柏思虑再三, 决定让太妃与柳梦莹随四皇子先离开, 他留下断后, 太妃中风后一直未得好转, 此时也没什么反对的余地,柳梦莹却是假意答应, 待严柏送走他们之后就偷偷折返回来,留在了严柏身边。

    柳梦莹拉着严柏的手, 风吹起她空荡荡的衣摆,整个人清瘦得仿佛只剩下一把骨头, 她眼中含泪,目光中却闪烁着奇异的光:“柏哥,我已经失去我们的孩子了,我不能再失去你,无论生死,我都要与你在一起!”

    严柏无可奈何,只得把她带在身边,然而身边多了一个毫无战斗力需要留心保护的随行人员的结果是,严柏在一场街头遭遇战中错失了最好的逃离时机,身边的护卫一个接一个倒下,严柏右肩中箭,被仅剩的几个忠心护卫护着进了一个客栈。

    客栈后院有马匹,后门通往一条小巷,护卫让两人骑马从小巷离开,他们留下拖延时间,严柏带着柳梦莹从后门走了,靠着护卫们以命换来的时间,逃到了有人接应的城门,眼看着就要出城,柳梦莹突然一声惊呼,“柏哥,等一等!”

    严柏:“怎么了?”

    柳梦莹:“你送我的那枚簪子掉了,快停下让我把它拿回来!”

    严柏皱眉,这种时候了还管什么簪子:“梦莹,咱们先出城,这里不安全!”

    “那怎么行!”柳梦莹急切道,“那可是你送我的第一样东西,我每天都戴在身上的,怎么能丢了?”

    见严柏没有停下来的打算,柳梦莹一时心急,猛地侧身向前抓住缰绳,狠狠一勒,马匹突然受惊,高高扬起前蹄,尖声嘶鸣,严柏连忙施力控马,稳住平衡,让两人没有从马上被甩下。

    “你这是做什么!”严柏怒喝,眼下两人去势被阻,正好停在大街中央,眼前就是城门,严柏深知不能停留,连忙策马欲加速向前,谁料暗处的箭矢已经对准了他。

    “柏哥!”柳梦莹尖叫着用力扑向前,将严柏压在身下,为他挡住了箭矢,只是更多的箭雨漱漱而落,马匹嘶叫着倒下,两人跌落在地。

    “梦莹!”严柏吼道,随即一声闷哼,流矢也穿透了他的胸膛。

    柳梦莹看着眼前的男人,嘴角慢慢扯出一个弧度,喃喃道:“陪你到最后的,终究还是我,这样也好,也好……”

    南安郡王伏诛后,逃出城外的四皇子一行人也没有躲过追兵,他们乘坐的船刚驶离岸边,就被追兵用火箭点燃,江上风大,火势很快席卷整艘船,尖叫哭嚎连天作响,最后也只有四皇子与几位郑氏族人跳水被兵士抓了活了下来,这场叛乱彻底平息。

    太子班师回京当日,京中下起了第一场大雪,皇帝兴致高昂,亲自出皇城迎太子回朝,然而没过多久,宫中就传出了皇帝病倒的消息。

    太子端着药碗在榻前,为皇帝喂药,皇帝面色憔悴,瞧着心情倒还不错,双眼不住地打量太子。

    太子放下药碗:“儿臣回京当日得父皇亲迎,累得父皇病倒,是儿臣的之罪。”

    “不怪你,朕的身体朕心中有数,原本,也撑不了多久了……”皇帝摆摆手,又咳了几声,道,“好在,到底还是撑到了现在……”

    他忽然抓住太子的手,眼神露出帝王的锐利:“朕会赐死老四、郑才人、与郑氏族中一干人,待朕殡天后,你可施恩于余下郑氏族人,让他们为你所用,荥阳郑氏,毕竟是百年世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切记,切记!”

    太子沉声道:“儿臣明白。”

    皇帝缓了缓,又道:“朕这身子,还能拖上一拖,你,尽快与乔氏女成婚,等到……朕也好,去见你母后了……”

    “太子,当皇帝,有许多身不由己……我愿你,永远没有这一天。”

    太子默然,良久道:“孩儿知道了。”

    ……

    之后的半月,四皇子、郑氏族人伏诛,郑才人被赐死,京中无数高门抄家灭族,京城一片肃杀,直到传来第一件让人轻快的喜事。

    太子大婚了。

    京中人都知道,皇帝如今缠绵病榻,已是药石罔效,太子已经开始监国,待到山陵崩,乔曼就是板上钉钉的皇后,一时之间,长宁侯府声势水涨船高,道喜的人家来来往往数不胜数。

    不过乔曼作为待嫁女,外头的客人不论多少,自有父母兄长应付,她安安稳稳地等着纳彩、问吉、纳名等一套流程走完,乘着华丽的花轿入了宫,受了册妃礼,成了真正的太子妃。

    洞房花烛之夜,太子望着眼前一袭大红嫁衣的新娘,略略有些恍惚,脑子里似乎闪过了许多陌生又熟悉的片段。

    乔曼见他皱眉,道:“太子怎么了?”

    太子定了定神,怔怔地看着她:“我是不是早就见过你?”

    乔曼眨眨眼,略略思索,突然倾身向前,一手搭着太子的肩,以唇覆住了他的。

    女子的唇温暖柔软,太子猝不及防,睁大了眼睛。

    乔曼狡黠一笑:“这样呢?想起什么吗?”

    太子神色迷茫,愣了好一阵,脑海中的片段越来越多,桩桩件件,全是她和他。

    乔曼:“想起来了吗,唐俨明?”

    听得这一声,唐俨明似是从梦中惊醒,眼神渐渐清明:“曼曼……”

    乔曼心下一喜,双手环上他的脖子,正要说什么,眼前的画面突然变得斑驳,颜色灰白直至整个世界消失不见。

    这个熟悉的感觉……

    乔曼:“……304!你搞什么!”

    304的声音断断续续:“对不起啊乔曼,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因为唐俨明先生的治疗结束了,系统判定失去了治疗目标,所以直接切断了链接……”

    乔曼:“……那现在要怎么办?!”

    “其实……不管怎么样,治疗目的都达到了啊,”304心虚道,语速越来越快,“你们很快就会醒了,放心系统内的时间和现实世界时间流速不一样的,现在外面也才过了五天而已,这段时间的相处很开心,希望你们身体健康,那……我先走啦!”

    乔曼还来不及说什么,画面一黑,这下是真的失去意识了。

    ***

    华景集团旗下的私立医院,某VIP病房。

    房间宽敞明亮,病床宽大舒适,沙发电视书桌应有尽有,完全不愧VIP之名,唯一特殊的是,病房里放了两张病床,一男一女安安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查房的小护士进来,拉了拉窗帘,遮住外头过于刺眼的日光,例行记录了些数据,再看着病床上瞧着毫无生气却颜值逼人的两人,如往常一般叹了口气。

    唉,长得这么好看,偏偏都成了植物人,也不知道给他们用的那个高科技疗法到底有没有用。

    帮着理了理被子,小护士正打算离开,转身的一刹那,余光忽然察觉到,病床上那个美丽的女子,眼皮动了动,过了一阵,艰难地睁开双眼。

    “……医生,医生!病人醒了!”

    到底是从植物人状态清醒过来的,真要恢复没那么容易,乔曼又在床上躺了两天,听着经纪人Jason给她介绍这几天的情况。

    “你出事之后,消息传得太快,外面都炸了,你粉丝快哭出一片海来了,差不多就发个消息报平安吧。”

    “你也算是命大,从那么高的地方掉进海里,救上来成了植物人,我都以为没希望了,居然还能碰上这个什么系统……我想着反正也没什么更好办法了才替你答应,没想到还真的有效果,对了,不是说唐总会跟你一起么?怎么他到现在没醒?”

    乔曼偏头,看着隔壁病床上安安静静躺着的唐俨明,脸上浮现几许温柔的笑意:“医生说他成为植物人的时间比我长,恢复起来也比我慢一点,但总归是在好转的,也许过几天就醒了。”

    Jason头一次听乔曼说起外人时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表情有些古怪,不过他也没多想,还以为乔曼只是身体没恢复所以没力气,看了眼唐俨明,随口道:“说起来,唐总也是倒霉,出门晨跑而已,谁知道就碰上了路面坍塌,他出门又早,路上根本没人,过了一小时才有人发现。”

    乔曼:“……等等,他是因为这个才入院的?”

    Jason摊手:“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我以为也是狗血豪门兄弟阋墙之类的……乔曼摆摆手;“不说这个了,我家那边怎么样?”

    Jason正色道:“你出事后,剧组就停机了,我报了警,他们手脚没那么干净,很多证据都在,现在你那便宜弟弟已经被带走了,你母亲那边我一直都让人看着,很安全,只是现在你醒了,你父亲知道消息可能会来找你。”

    乔曼家里的故事其实很老套,与她经历过的几个世界大同小异。普通家庭出身的男人遇上了豪门千金,两人顺利结婚生女,岳父去世后男人接掌了家业,渐渐开始拈花惹草,妻子性格软弱只会哭诉,男人便越来越放肆,直到堂而皇之地把私生子带进家门,还对妻子说这都是因为家业需要有人继承,妻子不堪打击终于病重,住进了疗养院。

    这就是她的父母。乔曼从小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父亲淡漠只会给钱,母亲软弱一心沉溺在爱情的痛苦中,忽略女儿,尽管衣食无忧,可过得并不好。不过或许是因为小时候跟外公住过几年,性格倒是像他一样强硬,中学开始乔曼便住校,学着自己照顾自己,后来因为喜欢表演想成为演员,家里无人反对,她也就这么做了,磕磕绊绊地,竟也让她打拼出了一番事业。

    只是家里的事情始终不好处理。她上了大学后,父亲就把只小她三岁的私生子带进门了,或许乔曼选择成为演员让他轻松了不少吧。母亲依旧只会哭诉,乔曼没办法,做主把她送入疗养院,强迫她离开那些糟心的环境,同时开始提防父亲与那个私生子对她们动手脚。

    外公去世之前还是留了个心眼的,他的财产和公司大部分股份还是留给了她和母亲,并且设置了繁复的条文限制转让,虽然股份被父亲这么多年苦心经营稀释了不少,但依然深受父亲的忌惮。还有那个私生子,年纪不大手段不少,私底下可比他们道貌岸然的父亲狠辣多了,安顿好母亲后,乔曼索性与他们撕破了脸,好几年没回家。

    这次危机前,乔曼其实提前察觉到了他们的意图。或许是老天有眼,半年前乔曼父亲查出了癌症晚期,瞧着没多少日子了,那个私生子开始着急,尽管因着乔曼父亲偏心,他的财产大部分都能让他拿到,但他又怎么舍得放过乔曼与她母亲的?

    于是母亲的疗养院周围开始频频出现陌生人,乔曼察觉后,决定尽快将母亲转移到更安全隐蔽的地方,转移很顺利,母亲躲过一劫,只是没想到,他们还会同时对一直在剧组拍戏的自己动手。

    乔曼冷冷一笑:“让他来吧,到了现在,他还能对我做什么吗?”

    乔曼让Jason帮着拍了张照片,发微博报平安,粉丝一片欢呼雀跃,由于舆论比较关切,警方也在微博上发布了案情通报,知道乔曼平安后,大家纷纷把矛头转向那个被带走的嫌疑人。

    与此同时,乔曼的父亲也收到消息,赶到了医院。

    乔曼已经很久没见他了,这次见面,发现他的确是老了许多,再加上病痛的折磨,总之,他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呼风唤雨的成功男人了。

    乔父沉默着坐了一会,开口道:“你醒过来,我也就放心了。”

    “呵,”乔曼摇摇头,“都这个时候了,我们还要装模作样么?”

    这么多年过去,乔曼早已不再对父爱有期盼,她看着眼前这个垂垂老矣的男人,连情绪都未多半分:“说说正事吧父亲,你难道不想和我谈谈你的私生子吗?”

    乔父脸色霎时发白:“他毕竟是你弟弟……”

    “他不是,”乔曼冷冷道,“我没有弟弟。”

    “我知道你恨他,也恨我,他是做了错事,可你母亲没出事,你现在不也醒过来了吗?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父亲,”乔曼打断他,嘴角弯了弯,笑意却没到眼底,“我什么时候赶尽杀绝了?他以后会怎么样,法院会做出公正的决断,我不过要他得到应有的惩罚而已,这也叫赶尽杀绝吗?”

    “你明明知道他会——”

    “坐牢而已,你的确应该庆幸我没死,否则他的下场只会更惨。”

    顿了顿,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乔曼又道:“对了,我记得法律规定,为争夺遗产而杀害其他继承人的,会被剥夺继承权,你是想说这个么?”

    乔曼低头笑了笑,再抬眼,语气森冷:“那是应该的,父亲,你能走到今天最初是因为什么,你心里不清楚么?”

    ……

    乔父走后,乔曼又见了几位办案警察,Jason全程帮着跟进案情,她索性也丢开手,安心修养,等唐俨明醒来。

    只是某天她从外面散步回来,却发现唐俨明连人带病床不见了。

    她去问医生,医生说因为唐俨明一直未醒,他们综合考量后决定转移到单人病房,方便治疗,还解释他的各项数值没什么问题,只是因为昏迷的时间比较久,恢复的时间也会稍长。

    乔曼不懂这些,再加上在外人看来她和唐俨明没什么关系,她也只能默默由着医生安排。

    她的恢复倒是很顺利,没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唐俨明转移到单人病房之后不允许人探视,她也只能在窗口看看,出院时,她照例在窗口望了望,暗暗祈祷他早日好起来。

    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唐俨明眼皮、嘴角、手、脚时不时的都有些小动作,不太像昏迷的样子,不过医生说他快醒了,也许这也是正常的吧。

    乔曼现在的状态暂时还不能高强度地拍戏,所以暂时也没回剧组开机,先接了些小工作过度,出院的第一份就是出席某时尚晚宴。

    这种场合她已经驾轻就熟了,遇上好些老熟人,大家都来问候乔曼,聊聊天又喝了点酒,宴会还安排了跳舞的环节,舞池灯光亮起,众人纷纷拉着舞伴下场,乔曼没什么兴趣,拒绝了几个人的邀请后,正懒懒站在一边发呆。

    眼前忽然伸出一只手,“乔曼小姐,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你跳支舞?”

    熟悉的声音,乔曼抬头,看见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唐俨明?”

    他一身修身西装,头发梳得黑亮有型,面无病色,看着神采奕奕。

    联想起之前在医院的种种异样,虽然不想承认,但乔曼觉得,自己应该是被骗了。

    乔曼简直想翻个白眼,但周围人的目光已经投了过来,不是有窃窃私语飘进她的耳朵。

    “唐总前段时间不是说在国外度假么,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为什么邀请乔曼跳舞,他认识乔曼?”

    “说起来,唐总好像还没有女朋友呢……”

    显然现在不是发脾气的好时机,众目睽睽下,乔曼只得把手搭了上去,轻笑着点了点头。

    唐俨明微笑着把她带入舞池,随着乐声踩踏舞步。

    “你骗我!”

    “对不起,其实我想给你个惊喜。”

    “少来,其实是不好意思在我面前做复健吧?”

    “……”

    “我就知道!”

    一声低低的轻笑,“原谅我吧,怎么说也算得上是真正的初次见面,我也想给你留个好印象啊。”

    “……好吧,今天是挺帅的。”

    “那,我有没有这个荣幸,成为乔曼小姐的男朋友呢?”

    乐声一顿,一曲终了,唐俨明紧扣着乔曼的腰,嘴上说着询问的话,动作上却表达着不容反抗的意味。

    乔曼莞尔,抬头吻上唐俨明的唇,“看你表现咯,唐先生。”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这个故事就是自己有感而发写来爽的,现在我爽完了!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么么么么么么哒~~~~

    下一本《说好的暗恋呢》校园欢脱小甜饼,求个预收~爱你哟~

    文案:

    凌央央有一个小秘密,她偷偷暗恋同班的那位学神

    学神聪明、阳光、帅气,胜过所有青春校园片里的男主角

    暗恋的心情酸酸甜甜,可是凌央央也清楚,暗恋都是没结果的,不过同学一年,高考过后就是天各一方

    所以她不想打扰他,只是暗自跟在他身后,一起努力奋战高考,等着时光消融,化作青春画卷里最美好的回忆

    谁知有一天,眼前人突然回头抓住了她,眉眼皆是痞气

    “谁允许你的暗恋没结果的,问过我了么?”

    “!!!”

    ……

    闫肃觉得,班上那个转学生,好像常常偷看他

    女生,个子不高不矮,长得倒很可爱,笑起来甜丝丝的,最严厉的老师对她也说不出重话来

    她或许觉得自己藏的很好,可偏偏眼睛又大又亮,什么都藏不住

    今天她好像偷偷往自己书桌放了什么,闫肃冷静地摸了摸桌洞

    情书?运动发带?最近好像流行在手腕上系女朋友送的红绳?哎呀,他就是有点好奇,真没别的意思

    闫肃装作一脸不在意地样子,仔细摸了半天,摸出一本包装精美的《高考大题冲关》

    “???”

    ……

    “你就像风在说话,顺着我方向”——《你》林依晨

    ……

    闫肃X凌央央,欢脱小甜饼,HE

章节目录

离婚后我走向人生巅峰[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荞纷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荞纷纷并收藏离婚后我走向人生巅峰[快穿]。

顶部